• 開學書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豬八戒──無可救藥的情痴
 

 
豬八戒大概是中國小說最膾炙人口、搞笑、卻令人同情的人物。那不可能是個不經意的意外的文學效應。作者如何塑造這個繁複的角色?
 
史學家陳寅恪在漢譯佛教經典裡追溯《西遊記》故事成型初期的文學想像,歸納「故事演變」的規律(他的措詞是「公例」)。所提諸事都是小說角色有限的屬性或活動。有關豬八戒的部分,講有位天神為救驚犯宮女、困於豬窟的比丘,化身為豬自窟走出,引誘名叫「出光」的王追殺,那位比丘就趁機逃逸。陳寅恪建議這個佛經故事指向並演化成豬八戒。
 
不知為何陳寅恪認為:「驚犯宮女,以事相類似之故,變為招親。」八戒本是天界的天蓬元帥,因酒醉戲弄嫦娥而被貶下塵凡。所以佛典裡「驚犯宮女」實已與八戒在天界鬧事遙相指涉,不必攀爬到後來的招親情節。所謂「憍閃毗國之憍,以音相同之故,變為高家莊之高」,乃沒有必要的牽強。類似這種文學源頭的提法僅為推測,不具《三國志》和《三國演義》之間那樣確切的傳承關係,最好適可而止,以免爭議。這樣釐清之後,不講招親,陳寅恪找到的八戒佛典淵源就全都在八戒第一次會面觀音的表白之內,皆八戒出場之前的昔日舊事。佛典影響小說創作,說來就較為簡易,說服力強些。
 
值得注意陳寅恪沒說這部小說的「本源」僅只限於他所熟知的佛典。所以爬梳其他思維模式,也會帶來他所列舉的效益:「若能溯其本源,析其成分,則可以窺見時代之風氣,批評作者之技能,於治小說文學史者儻亦一助歟。」評論家常提醒我們《西遊記》的其他想像依據在於道教與儒家。那些建議絕非空穴來風。第四十七回,孫行者規勸車遲國王「三教歸一」,意思是以佛教、道教以及儒教治國。但我們必須防範這種解讀方式可能引致的兩種盲點。其一,我們追究釋道儒的牽扯,並非同意這種也出現於《紅樓夢》研究的思維完整解釋了中國社會的存活。白先勇認為中國社會得以長存下來,至少還得依賴法家。其二,《西遊記》在釋道儒之外,也格外注重與其沒有直接聯繫的俗世智慧。就以觀音菩薩與八戒初會對談為例,他們各自引用道家或儒家典籍的經句,但也另外加上冠以「古人云」或「常言道」的俗話。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