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魚館幽話 之二 鬼狼驛

魚館幽話 之二 鬼狼驛

魚館幽話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桃隱刀

鑄師斬魄


隋大業六年,東都洛陽。

從正月十五夜開始,街頭便開設了盛大的百戲場。

有在離地數丈的繩索上表演走索的,有舉著數十斤重銅鼎上下拋甩練打鼎把式的,有扮成猴兒在場中倒立、翻滾,沿竿攀爬的,更有舞刀弄槍、耍劍飛刀的。有的索性圍起場子蹴鞠為樂,把皮球耍得如同黏在腳上滴溜溜旋轉。或是在偌大幾個並立的火圈中來回穿越,險象環生卻毫髮無損。踩高蹺的優伶聲色俱佳,身披彩衣的侏儒怪誕而詼諧,乃至吞刀吐火,懸繩登天等等奇人異術,可謂千奇百怪,超乎尋常。

戲場周圍五千步,有一萬八千餘人奏樂,聲聞數里,燈光照耀如同白晝。舉行如此歎為觀止的慶典,原因很簡單,只為大隋國君的一道聖旨。為了向西域的使者商賈炫耀大隋帝國的富足,在街頭上演百戲之餘,煬帝還勒令洛陽點綴市容,把城內外樹木用帛纏飾,市人穿上華麗服裝,甚至賣菜也用龍鬚席鋪地。倘若有西域的商人走到飯館門前,主人便請他入座,醉飽出門,不取分文。若是問起原因,幾乎都是清一色拍著胸口道,我大隋富擁天下,飯店酒食照例不要錢云云,口徑一致,唱腔標準。天下當然沒有白吃的午餐,不過是拿著國庫的銀兩裝著大隋的門面。同樣的謊話重複多次,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不過能白吃白喝,誰請的客又有什麼關係,也自然不會有人去捅破那層亮堂堂的窗戶紙。

如歸酒坊之內一干胡商的讚歎聲不絕於耳,一旁卻傳來一聲冷笑:「這數九寒天,大隋也有不少衣不蔽體的窮人,為何不將纏樹的繒帛做衣給他們穿?」

人聲戛然而止,眾人都齊刷刷地朝說話之人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立在酒坊門口的櫃檯邊,身披一件黑油發亮的熊羆大氅,內裡卻是赤膊穿了件黝黑的鋼甲兩襠鎧,肌肉糾結的手臂將一個碩大的葫蘆放在櫃檯上,沉聲喝道:「店家,打酒!」

正如他所言,此時天寒地凍,尋常人多是捂上厚棉袍,還得借酒驅寒,唯獨此人赤膊著甲,反倒無半點寒冷之感,古銅色的肌膚儼然騰著一抹白氣。他沒有綰髮髻,一頭粗韌黑亮的散髮只是隨意用一條獸皮帶束在腦後,一身裝扮胡不胡、漢不漢,但相貌卻是極其周正,劍眉入鬢,一雙虎目在洛陽城瑰麗的燈光映照下,反而顯得出奇地冷清銳利,如同刀鋒。看到眾人呆若木雞的神情,他眉峰微皺,不耐煩地重複了一句:「店家,打酒!」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