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婦救星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武林高手的導師癖
 
一個武林高手「成功」之後,往往就覺得僅僅「功成名就」不過癮了,而要做人生導師。搞房地產的要當大儒,拍電影的要當佛學大師,主持電視節目的都侃侃而談自己「畫第一,舊體詩第二,文章第三,書法最差」,一臉認真。
 
喜歡當導師指點他人,大概是武林高手們普遍的毛病。在金庸的江湖裡,不管多麼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前輩高人,潛意識裡都把「導師」當成是終極職業夢想,一有機會給人授業解惑,就比什麼都開心。
 
比如風清揚先生,貌似是心灰意懶、隱居深山,但學生令狐沖一上門,就忍不住鑽出來猛教一氣;少林寺的掃地僧前輩,默默蟄伏四十二年,連語言能力都有些退化了,一等到賓客大集,忍不住便道「我有幾句話,不妨說給你們聽聽」,然後訓話整整一章,口水如瀑,大過嘴癮。
 
還有任我行,在西湖底下坐牢,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了,仍一心不忘教育事業,千辛萬苦地把講義刻在鐵板上,讓學生研讀;獨孤求敗先生人都要去世了,還把論文埋在地下,題曰《論劍道的三個層次》,並隨文附帶玄鐵重劍等全套教具,還貼心地留下了輔導員神雕,讓後世小子隨時溫習。
 
當然,以上這些高手的自身業務能力精強,開的課程都是自己最擅長的學問,傳授得法,徒弟也爭氣,成為師範中的楷模。
 
怕就怕有的高手胡亂開課,明明是練鐵砂掌的,卻非要打扮成輕功高手,所傳非其專,誤人子弟。江湖裡這種「成功人士」可不在少數。
 
《碧血劍》裡的木桑道長,擅長的是步法暗器,然而自以為圍棋水準絕高,殊不自知是臭棋簍子;滅絕師太所長者不過內功劍術,其實頭腦僵化,全無領袖江湖、隨機應變的帥才,卻堅決自認為大局觀很強,最愛教導江湖形勢政治課。
 
天山童姥性格乖戾,談戀愛也談得稀巴爛,卻非要和虛竹在性靈修養的問題上爭個高下,還要當人家的愛情導師;《俠客行》的白自在先生,特長是一身吃蛇膽吃來的內功,本來就偏科嚴重,卻非要練十項全能,自封「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
 
他們越是不擅長什麼,就越喜歡教人家什麼――《神鵰俠侶》裡的裘千尺老夫人,靠著一門噴棗核釘的功夫,躋身暗器界成功人士之列。按理說,她開門課教學生吐棗核釘就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