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全館滿1200送10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消失的憤怒──日治晚期藤澤茽的原住民心理學實驗(巫毓荃)
 
1935年至1938年,臺北帝國大學心理學教室助手藤澤茽以臺灣原住民為對象,進行一個社會心理學實驗。該項實驗設計以原住民的「憤怒」為研究對象,但無法獲得預期的結果,藤澤轉而從原住民「行動特性」與「文化民族性格」等角度,詮釋實驗所得的資料,並發表一系列論文。藤澤茽針對原住民情緒與社會行動的研究,一方面反映殖民者對於原住民的偏見;另一方面,在實驗過程中,實驗者與被實驗者之間的互動,以及他們所顯露的情緒,為我們理解殖民關係與殖民科學提供很好的素材。本文將這個實驗置於殖民脈絡中檢視,從歷史學的角度,探討此實驗的假設、設計、執行以及實驗者的詮釋。
 
一、臺北帝國大學心理學教室與民族心理學研究
 
檢視這些史料之前,先對藤澤茽所屬的臺北帝國大學心理學教室,作一些背景說明。藤澤茽對於原住民心理的興趣,並不是當時教室成員的特例。事實上,在心理學講座可考的學術活動中,臺灣原住民一直是最主要的研究對象。
 
心理學教室為帝大文政學部最早成立的七個講座之一。1928年成立時,教室成員為教授飯沼龍遠、助教授力丸慈圓與助手藤澤茽(1929年來臺)。1941年飯沼退休,力丸昇任教授,藤澤昇任助教授,並未再有新血加入。教室成員所發表的學術論文,幾乎都是以原住民心理為主題;他們在各種不同場域發表的演講與雜文,也有相當比例在討論原住民心理問題。例如,在臺北帝大的研究年報中,飯沼等三人曾發表一系列原住民心理學測驗與實驗的結果。此外,飯沼曾受邀請於理番幹部講習會上講授原住民的心理特徵。在心理學廣泛的領域中,這些心理學者為何捨棄一般行政區輕易就可找到的受試者,遠赴番地一族一族地進行實驗呢?對此,我們可以從兩個因素來解釋。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