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兄弟姊妹在國外工作,父母身邊就剩下你一個人,長輩們念想的永遠是在國外的手足,你覺得委屈嗎?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安如有記憶以來,父母親老愛在兩個孩子面前抱怨另一半的不是。安如還記得小時候,哥哥就常在父母親吵鬧不休的時候對睡上鋪的弟弟安如說:「我發誓!有一天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家!走得愈遠愈好。」
 
「哥哥真的做到了。」說著這句話的安如眼眶裡滿是淚水。
 
「小時候我與哥哥兩個人同一間房間,放學後的時光扣掉睡覺和補習的時間,我們相處的很長。我們差1歲,等於哥哥國三升高中隔年換我升學考試,哥哥高三生大學隔年也換我。那些年我們感情最好,經常一起挑燈夜戰。偶爾我睡了,他燈還亮著。我總是躺在上鋪看著他的背影,祝福他能夠上心目中最理想的學校。」
 
「其實我國三那年,如果沒有哥哥的陪伴,恐怕無法順利升學。」原來,安如的父母親在他國三要升學那年吵得最劇烈。吵架的內容不外乎就是夫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金錢如何分配,以及互相懷疑對方在外面和別人搞曖昧等等。
 
「我緊張的時候,就會咬自己手指上的關節,聽到他們吵架的時候更是。」有一次哥哥用力地搖安如,問他:「你在幹嘛?」安如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無意識地咬破皮,血已經流到數學習題上。被嚇壞的安如抱著哥哥哭,哥哥安慰他:「沒事的,撐過去,等到我們都有能力獨立就好了!」
 
安如的哥哥熬到了拿獎學金出國念碩士的那一年,「其實哥哥很有志氣的,他出國唸書就只跟爸爸借了二十二萬,後來的錢全數靠著研究所時所賺的薪資還給爸爸了。」但也因為生活圈不同,兩人關係漸行漸遠,話題也愈來愈不投機。現在的安如,經常覺得這個家只有自己在獨撐。
 
雙親彼此爭執了多年,直到兄弟兩人都已經成年工作了,父親才因為受不了而決定離婚。安如的父親退休後手頭上可使用的金錢也不多,為了順利離婚,每個月都還要付不少贍養費給前妻。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