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潔牙組現折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全球公民教育為何重要
 
多樣性與混雜性

 
多樣性(diversity)與混雜性(hybridity)是當代全球化的特徵。
 
一般來講,公民權總是涉及一致性與同質性,並且幾乎對立於多樣性與混雜性。不過,這其實是國族公民權(national citizenship)的兩難困境,而區域與全球層次的公民權教育,將有助於解決上述困境,並處理這種難以理解的、特殊的多樣性問題。由於移民問題、合法與非法的商品、資本與勞動力穿越國界,加上普世民主的本質轉變了,皆促使民族國家治理的俗世困境變得更為複雜。
 
在民主國家中,國族公民權在處理多樣性時遭遇了困難,主要是因為以下兩個相關的理由:
 
一、國族公民權傾向從同化的角度來界定公民,例如擁有某個國家的護照或身分證。尤其是這種公民權概念奠基於一個民族國家的成員資格,這在那些擁有合法且正式成員資格的人,以及那些沒有成員資格的人之間,劃下了明確的界線。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公民權是一種地位和角色,在擁有的同時,既包含某些權利和責任,也排除了另一些人的權利和責任(Figueroa, 2000; Torres, 1998)。在西方世界中,有一個典型的例子,讓此一傳統公民權變成一種保護特權的概念,那就是外國移民的處境。他們通常被要求必須服從該國規定的責任(例如守法、繳稅),卻往往沒有獲得所有的權利(例如選舉權與被選舉權)。
 
二、現代自由主義式公民權的特徵是一種強烈的個人主義,這導致人們的社會連結減弱,當然也就比較沒有辦法面對文化多樣性問題。這種新自由主義的公民權觀點遭受一些全觀式(holistic)學說的批評,例如泰勒(Charles Taylor, 1989, 1991)與更晚近的王愛華(Aiwha Ong, 2003, 2004);以及性別多元範疇,例如楊(Young, 1990)與納斯邦(Nussbaum, 2002)。因此,許多人主張自由主義或共和主義的公民權概念,已經不能滿足日益多樣化社會的需求 (Kymlicka and Norman, 2000)。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