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美食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5

想了解為什麼我們會生活在這種環境中,只需要看每天幾乎跟我們形影不離的電子裝置。數位科技讓我們只要點擊和滑動幾次螢幕就能觸及全世界,也大舉敞開全球人才庫。如今某個職缺可挑選的人才,以及可以完成某個工作的選擇地點都大幅增加了。人資專家丹.夏貝爾(Dan Schawbel)也是紐約時報暢銷書《自我宣傳》(Promote Yourself)的作者,他指出:「這不是十年前的職場,現在的職場有很大的壓力,競爭十分激烈,因為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以更低的價碼來搶你的工作,所以你必須比以前更拚命。」至於十年後的職場,我們不只要跟其他人競爭,還要跟永不厭倦、幾乎不需要自我照顧的超人物種競爭。

過勞倦怠

2014年,一項調查訪問了全球九十個國家逾兩千五百家公司。結果發現,對多數的現代雇主來說,最迫切的危機是「不堪負荷的員工」。員工可能擔心其他同仁隨時連線「待命」,所以自己不得不跟進,因而每天查看手機近一百五十次。每次他們刷新手機時,只看到資訊大量湧入。一項研究發現,半數以上的白領勞工認為自己已經達到崩潰邊緣:他們再也無法處理那麼多資訊,他們覺得那種崩潰感令他們心情低落。

即使努力追趕訊息,依然追趕不完,但我們還是覺得有必要繼續追下去。這種衝動在美國人之間特別常見。僅三分之一的美國員工表示,他們的午餐吃得很從容(亦即離開辦公桌),其他66%的員工是一邊吃午餐一邊工作,或是乾脆不吃。美國人不只午餐時間也在工作,連晚餐、深夜、週末也是如此。經濟學家丹尼爾.哈梅默沙(Daniel Hamermesh)和艾琳娜.史坦卡尼莉(Elena Stancanelli)合寫過一篇標題很貼切的論文〈美國人工時太長(而且往往在奇怪的時間加班)〉。他們在文中指出,27%的美國人常在晚上十點到早上六點之間工作;29%的美國人會在週末做一些工作。

如果我們下班後是以延長休息的方式來恢復元氣,以彌補平日的工作透支,那就另當別論了,但我們根本不是如此。每年到了年底,美國勞工平均還有五天的假沒休完。你把這些工作時間加總起來時(2014年蓋洛普這樣做了),會發現美國人每週的典型工時是47小時,而不是40小時。換句話說,美國人幾乎每週多上了一天班。在這種背景下,這也難怪53%的美國員工會感到過勞倦怠。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