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1. 旅途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我被法西斯民兵逮捕。那時我二十四歲,性情魯莽,沒有人生經驗,法西斯政府施行種族隔離政策,四年以來在種族法的荼毒之下,我已習慣活在我那不切實際的個人世界裡,腦袋裡充滿著自以為是的願景與抱負,有著一些稱兄道弟的同性朋友,但幾乎沒有任何異性朋友。我的內在有一種溫和而抽象的叛逆。
 
對我而言,躲到山裡、貢獻一己之力去幫助那些稍微比我有經驗的朋友,建立一個在「正義與自由」之下的附屬革命團體是項艱難的抉擇。我們缺乏人脈、武器、金錢以及將這一切弄到手的實際經驗;我們缺乏能幹的人手,另一方面,團體裡充斥著等閒之輩,這些人當中有的意圖良善,有的心懷不軌,他們從平地來到此處,有人在尋找一個不存在的部隊組織或武器,也有人僅僅是在尋求保護、一個藏身之處、一個可以取暖的地方,或一雙鞋。
 
當時,還沒有人教過我一項後來我在集中營裡迅速學會的教條,即人的首要天職,是採取適當的手段實現自己的目標,犯錯者必須付出代價;因此,我不得不將那之後所發生的一切視為天經地義。某個深夜,法西斯民兵出動了三個百人隊,試圖向駐紮在鄰近山谷中,比我們強大和危險得多的另一支革命軍發動突襲,但在幽微的曙光中,他們衝進了我們的藏身之處,我被以可疑分子的身分押送至山谷。
 
在隨後的審訊中,我選擇坦承自己身為「猶太裔的義大利公民」的處境,因為我認為除此之外,我無法以其他方式解釋,為什麼我會生活在一個連「難民」都視為過度偏僻的地方,當時我心裡的盤算是,假使我坦承自己所從事的政治活動,我將遭受極刑且必死無疑(而後來所發生的一切證明當時的我失算了)。作為一個猶太人,我被送到位於摩德納附近的佛索利(Fossoli),那裡有一座大型的中轉營,原本用來囚禁英國和美國的戰俘,後來也漸漸被拿來收容那些不受甫成立不久的法西斯共和政府所歡迎的各類人物。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