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5~1/29),客服電話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前言
 
每一位歷史學家都是在一個特定的歷史時刻寫作,並且受到那個時刻影響。我的時刻,也就是這本書的時刻,正好發生多起未攜械民眾死於執法人員手中的命案,有些人上了電視,有些人沒有;還有網路上的#Black Lives Matter標籤,標記著那些在美國史上最狂暴之夜晚早逝的年輕生命,有些人上了電視,有些人沒有。我萬分悲痛地撰寫著這本書,陸續發生的憾事令人心痛欲碎,其中包括崔文.馬丁(Trayvon Martin)、瑞奇亞.鮑伊德(Rekia Boyd)、麥可.布朗(Michael Brown)、弗萊迪.蓋瑞(Freddie Gray)、查爾斯頓教堂九死案(Charleston 9)和珊卓.布蘭德(Sandra Bland)。這些傷痛都是美國種族主義思想的歷史產物,正如同這本有關種族主義思想的歷史書,是這些傷痛的產物。
 
根據聯邦數據,二○一○至二○一二年間,黑人年輕男性被警方殺害的機率,是白人年輕男性的二十一倍。警力致死的女性受害者中,未記錄、被輕忽的種族不對等(racial disparity)狀況恐怕更嚴重。聯邦數據顯示,財產落在中位數的家戶中,白人家庭的戶數遠遠是黑人的十三倍,而黑人入獄的機率卻是白人的五倍。
 
不過,這些數據並不令人意外。大多數美國人可能已察覺到種族不對等懸殊的現象,不論在警方殺人、財富分配、監獄人口等方面,幾乎遍及美國社會的每個部門。我所說的「種族不對等」,是指種族族群及人口表現在數據上的占比。如果黑人占了美國人口組成的百分之十三點二,那麼黑人應該在警方殺死的美國人數中占大約百分之十三、在入獄的美國人數中占大約百分之十三,以及擁有大約百分之十三的美國財富。然而當今美國仍然跟種族對等沾不上邊。非裔美國人擁有全國百分之二點七的財富,入獄人數則占了百分之四十。種族不對等確實存在,而種族不對等存在的時間比美國歷史還悠久。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