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黑暗心室

黑暗心室

This Darkness Mine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學校是一種過程,是一連串你不得不跳過去的火圈,而且為每個要跳過去的人設定了適當的高度──而我的是很高的。曾有段時間,我因為那些不得不做的辛苦事一肚子火,同時也很清楚那些事物的存在有其原因。它堅信我有能力做到,所以我只要證明這件事就好。
 
進入高學年跟別的學年相比其實負擔也沒那麼大:指定讀物書單長了些,方程式錯綜複雜些,但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被打倒。從中學年開始,大學就不斷在向我招手,然而我自從六年級由樂團指揮手中接過招生手冊那瞬間,目光就只看著奧柏林學院。他們的音樂學院可以讓我拿到心理學和演奏兩個學位,而這是某個讓爸覺得非常可笑的東西。他對我說,如果我的目標是要用持續不斷的演奏讓人發瘋,那我已經成功了。
 
就是因為這樣,媽才給他耳塞。
 
爸一直試圖讓我改變心意主修經濟。他告訴我,也許音樂是我的熱情所在,但我得針對就業未來做理性思考。他說稅這玩意兒只是聽起來無聊,但可以帶來穩定收入。於是我坐了整整一小時,聽他苦苦勸告我其實一列列整數裡面是可以找到一絲平靜,還有數字永遠不會說謊。所以呢,我就找出我們手機帳單的副本,從他的門號找出一個每次都在他快要下班時撥出的陌生號碼,然後全標起來,貼上一張便利貼,上面寫著「老爸,你說的一點也沒錯!數字不會騙人。愛你喔,莎夏。」寄到他辦公室。
 
在那之後他就沒有太常煩我了──噢,應該是說「再也」沒來煩我。
 
我一邊放空,一邊讓手指在置物櫃的密碼鎖上自由飛舞,心不在焉地聽著中學部樂團將我們的決戰曲奏得人神共憤;這首死不瞑目的曲子飄在走廊上,雄壯威武地走過第一個十六小節,然後我做好心理準備迎接銜接的橋段──此時置物櫃被「啪」一聲關上,我的食指差那麼幾英寸就可能會變短。
 
「搞什麼鬼?」
 
「我也是這樣想。」艾薩克.赫佛靠著牆說。
 
我打量這整條走廊時心臟至少跳到每分鐘一百下。在這麼早的時段,走廊上幾乎沒有人煙,只有我,一班來共用練團室上晨間課的六年級學生,以及我認識的人中唯一「真的」擁有黑色皮夾克的傢伙。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