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5~1/29),客服電話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Ring of the Day
 
|01 求婚男──黃奕之
 

【二十九歲,最喜歡的書:《天才搶匪盜轉地球》】
 
◤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
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以高分貝音量在月台上迴響,努力掙脫捷運保全的雙手,試圖衝進窄到只剩下蒼蠅飛得進去的捷運車門間縫隙。
 
可惜,保全抱得太緊了,就算是闊別十年在機場重逢的情侶也沒有像他抱我抱得那麼緊。捷運駛離月台,我沒有半點機會,這裡不是大馬路,無法像電影裡攔下後方來車,再把一臉驚慌失措的駕駛拖下車,來一場飛車追逐。
 
「你幹嘛攔住我!」
 
站在月台邊,我講出像個自殺未遂蠢蛋會說的台詞──注意我的人更多了。
 
我向來很低調(至少搭捷運時),絕對不願意做出這般吸引目光的事,畢竟大多數人搭捷運時都很無聊,只要發生一件小事,他們馬上會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目光全部投射過來。
 
「先生,門要關了,這樣很危險的。」
 
有點年紀的保全沒有對我的吼叫生氣,他做著分內的工作,好比說:阻止人們自不量力地趕車,再冷靜承受不理性的咆嘯回應。第一線服務人員常得面對這種狀況,辛苦他們了。
 
平常的我會這麼想,但此時此刻──我用廣播也比不上的音量大喊:
 
「那是我的戒指,求婚戒指!」
 
這下,輪到你對我無法控制的歇斯底里態度表示同理心了。
 

 
掉戒指這種事照理來說只會在浪漫愛情喜劇裡發生,地點應該要選在巴黎、紐約、倫敦,或阿布達比,那邊的人太有錢,可能不小心掏個口袋就會掉出一枚鑽戒。
 
台北捷運中山站?發生的機率就跟我們的薪資一樣,應該是全世界倒數啊。
 

 
「那麼貴重的東西?」
 
「對啊!所以你剛不應該攔著我,我手插進去,車門就會再開了。」
 
「對不起、對不起,但那樣違反規定,真的沒辦法。我趕快幫你聯絡車長,請他們幫忙處理。先生怎麼稱呼呢?」
 
「黃奕之,黃色的黃,神采奕奕的奕,之乎者也的之。」
 
掉東西為什麼要報姓名?我掉的又不是國小便當袋,上面還繡著名字跟班級座號。
 
不過話說回來,我國小掉過十幾個便當袋。
 

 
我從小到大就很迷糊,好比我把皮夾放在公事包裡,但每次在捷運入口(特別是在列車只剩四十秒到站時),它•總•是•會•消•失。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