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9/18~9/21中秋連續假期,客服中心服務時間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_中秋連假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包浩斯在威瑪 1919–25
 
包浩斯從一次大戰的毀滅中誕生,它是創立者華特•葛羅培斯的一項嘗試,企圖透過藝術和設計來達到某種統一,重新思考藝術和設計可以扮演何種角色來塑造新社會。
 
包浩斯的第一批老師是來自國際前衛圈的知名藝術家,包括瓦西利•康丁斯基和保羅•克利,並由充滿領袖魅力的約翰•伊登制定了該校的最初課程,強調工藝、表現和和諧。包浩斯教育的核心是基礎訓練的預備課程,所有學生必修。和傳統的藝術訓練剛好相反,包浩斯鼓勵學生探索和重新評估最日常的材料。接下來的工作坊——不論是陶瓷、壁畫、雕刻或織品——都將實務工作與理論思考合而為一。學生可實驗各式各樣的前衛風格,表現主義方面有婫塔•許托茲和馬塞•布魯耶設計的非洲椅,風格派(De Stijl)則有布魯耶的條板椅。不過,就像伊登在導論講座「我們的遊戲—我們的派對—我們的工作」中強調的,包浩斯的體驗不只和學習有關,這個群體更是以它的派對、節慶、音樂和它所鍛造出來的親密關係為特色。
 
由於包浩斯特別強調合作,因而推行了不少抱負滿點的全校性計畫,例如索墨菲德之家和《歐洲新圖像》作品集。不過,要到1923年的包浩斯大展,才真正展現出它放眼全世界的雄心壯志。這次大展呈現出包浩斯設計與日常生活的諸多關係,從陶器到搖籃,從廚房到「號角屋」的整體規劃,藉此吸引觀眾前來威瑪。這次大展也預告了一個新紀元即將展開,一個「藝術加科技」的紀元。隨著伊登離開,葛羅培斯將包浩斯朝藝術與科技的方向推進,創造出包浩斯最著名的一些設計,例如瑪麗安•布蘭特的茶壺,以及今日所謂的包浩斯檯燈。
 
然而,1924年選舉後,右翼政黨接掌大權,包浩斯的贊助銳減,必須仰賴政府挹注。於是,在德紹市長的支持鼓勵下,葛羅培斯決定把包浩斯搬到這座新興的工業城市。而威瑪時代的一些學生,像是馬塞•布魯耶、約瑟夫•亞伯斯和赫伯特•拜爾等人,則回到德紹擔任年輕師傅,協助打造這所學校的新階段。
 
「讓我們一起想望、構思和創造未來的新結構。」——華特•葛羅培斯
 
1.     華特•葛羅培斯Walter Gropius│校長,1919–28
 
葛羅培斯和包浩斯緊密相連:他是包浩斯充滿遠見的創建者和無悔不倦的倡議者,後來更成為現代運動發展的中堅分子。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