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婦救星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楔子
 
「從對待動物的方式可以判斷一國之偉大。」──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
 
縫過恐龍的獸醫想必不多吧。生涯指導老師不會把這種志向當一回事,我的老師甚至勸我不要申請獸醫學院。他覺得獸醫學院的課程太競爭了,擔心我會念得很吃力。他說的可能有道理,畢竟我都被拒收十三次了,但六歲男孩的夢想可沒那麼容易被澆熄。事到如今,合格畢業十一年後,我不只是一位獸醫,而且在這份職業的每個領域幾乎都工作過,行醫遍及四大洲,治療過地球上最具指標性的動物,還當上專業顧問,為一部票房數百萬的好萊塢鉅片貢獻所學。如今回想起來,我自己都還是覺得不太相信。
 
「兄弟,人生有幾百萬條路可走。」
 
我望著車窗外面,比爾的話在我腦海迴盪。那是一個溫和、潮濕的十一月早晨,感覺像秋天而不像寒冬。比爾是我們家的一個朋友,我倆開著車彎來繞去,穿過布雷肯山(Brecon Beacons)美麗的鄉村和溪谷,低垂的薄霧包圍四周,恍若置身詭譎的幻境。我們經過一戶戶人家,我想著在一扇扇門後生活的人們。有在這片美麗的大地上耕耘的農夫,有經營小商店的老闆,有郵差,還有公車司機。每一個人都過著自己的人生,每一份人生都有無數的選擇、無數的可能、無數的故事與遭遇。在種種因緣際會的帶領之下,他們來到二○一五年這個濕濕涼涼的十一月天,過著現在這份生活。
 
至於我,我的人生差點就踏上截然不同的一條路。我從六歲起就想當獸醫,我是說真的很想,什麼都不能、不會、不曾改變我的心意。雖然在年紀更小的時候可能就有跡可循了──兒時的照片顯示,我才剛學會走路就摟著小雞小羊,或挨著祖父母養的黃金獵犬睡覺。你可以說那是我的天職,而我從來不曾動搖。然而,在二○○○年八月十三日星期天,我卻準備去念布里斯托大學(Bristol University)的病理與微生物學系。這時的我已被全英國每一所獸醫學院拒絕過至少兩次,外加被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拒絕過一次。前一年,利物浦大學(Liverpool University)動物學系准我入學,但我沒去念,而是給自己空了足足一年的時間,希望一年過後能被隨便哪個地方、隨便哪一所獸醫學院收為學生。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