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進駐軍從日本撤離,日本奪回主權之後,恢復了戰後停止的軍人軍眷的撫卹,為單親家庭準備的母子寮也逐漸整備完成,茉莉所在的那家育幼院中,那些父親曾經是軍人或是軍眷的孩子,在母親的生活有了著落之後,紛紛把他們接回家中。

沒有人來接茉莉和夕子。她們在中學畢業之前,都一直留在育幼院內。在中學畢業之後,就必須離開育幼院,所以無法讀高中。她們尋找了可以提供住宿的工作,夕子在醫院找到了工作,茉莉也找到了髮廊的工作,但因為僱主的原因拖延了開始工作的時間,所以她們就暫時留在育幼院內照顧其他幼童。她們送走了許多離開育幼院的孩子,在空襲中變成孤兒,比她們小三歲的幸子也和她們一樣繼續留在育幼院。

有一天吃晚餐時,幸子和即將離開育幼院的一個同齡女孩吵架,幸子打翻餐盤,咬那個女生,大吵大鬧。

「她一定是看到那孩子即將離開很不爽,沒想到竟然因為這種原因咬人。」

老師完全不聽幸子的解釋,把幸子的椅子推到走廊上。其他孩子受處罰時都要跪坐在走廊上,幸子的腿受了傷,所以無法跪坐。

老師不准幸子吃晚餐,茉莉和夕子背著老師,把飯包在手帕裡,等老師回房睡覺後,悄悄拿去給幸子吃。幸子很高興,把手帕上的飯吃得精光。茉莉看著她的樣子,想起了之前去滿洲時的事。

那時候我最矮小,高個子的小美把最大的飯糰遞給我,小珠一直看著我。

不知道她們兩個人現在好不好?不知道有沒有哈囉叔叔去滿洲?不知道小美和小珠有沒有從哈囉叔叔那裡拿到巧克力和口香糖。

「發生什麼事了?」

夕子問,幸子低下頭,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她說和我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幸子泣不成聲,根本無法說話。茉莉和夕子各搬了一張椅子,分別坐在幸子的兩側,她才終於能夠開口說話。

「她說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不一樣。她的爸爸是在戰場上戰死的,是為了國家奮戰死亡,和在空襲中死去的我爸爸不一樣,我爸爸死得沒有價值。」

茉莉感到渾身的血液在沸騰。

死得沒有價值。

爸爸和媽媽,還有小幸,以及朝比奈的奶奶和爺爺,還有死在路旁的很多人都死得沒有價值。

「她說她爸爸是英靈,葬在靖國神社,變成了神明,所以國家會發錢給他們家,她可以離開這裡。」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