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兇犬之眼 全

兇犬之眼 全

凶犬の眼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楔子

天空下著雪。

完全沒有任何聲音。無論戶外還是室內,都安靜得有點可怕。

坐在等候室的男人從踏進這個房間之後,就一直注視著地面。他的雙腳顫抖,應該是因為天冷的關係。他在西裝外只穿了一件薄大衣的打扮,在隆冬季節的北海道的確太冷了。

男人拉了拉大衣的衣領,就在這時,等候室的門微微打開。

是監所管理員。

年輕的管理員露出輕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在門外用公事化的語氣向他確認:

「你有辦理接見,對嗎?」

男人抬眼瞥了管理員一眼,默默點了點頭。

「跟我來。」

管理員揚了揚下巴,示意男人走去門外。

男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出等候室。

管理員指示男人去等候室旁的接見室。

「在這裡等一下。」

管理員說完這句話,走出了房間。

接見室用透明壓克力板隔成了兩半,男人坐在壓克力板前的鐵管椅上。

不一會兒,壓克力板另一側的門打開了,一個男人跟著剛才的管理員走了進來。男人的個子並不高,但即使隔著灰色的囚衣,仍然可以看到他厚實的胸膛。雖然臉頰有點瘦削,但氣色很好。

管理員看著手錶說:

「接見時間十五分鐘,時間到了,我會來叫你。」

管理員解開綁在受刑人手腕上的繩子,走出接見室。

受刑人高興地揚起嘴角笑了起來,坐在壓克力板前的椅子上。

接見者也對他笑了笑,用調侃的語氣問:

「模範受刑人的待遇果然不一樣,可以像這樣單獨談話。」

接見室內裝了攝影機,錄下接見時的對話。通常規定面會時管理員必須在場,但模範受刑人有特殊待遇。

受刑人看著一身單薄的接見者,關心地問:

「這裡很冷吧?」

監獄內很少使用暖氣,室溫和戶外的空氣相差無幾,政府機關並不會因為接見室是普通民眾使用的空間就加裝暖氣。

接見者微微揚起嘴角說:

「害我這裡的傷口都痛了。」

接見者的臉上有一道傷痕,從眼尾到嘴角的位置,是一道看起來像是被銳利刀子劃過的傷痕。不知道是手術縫合的技術很好,還是時間久的關係,傷痕並不明顯,感覺像是一條不太自然的皺紋。

受刑人揚起薄唇笑了起來。

「你的長相越來越有兄弟的樣子了。」

接見者在臉前搖了搖手,似乎在說「你別鬧了」。

室內響起兩個人的乾笑聲。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