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套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為丈夫縫的那一針
 
如果你是把這個故事大聲讀出來,請遵照以下讀音指示:
 
我:小孩階段,用尖銳、容易讓人遺忘的聲音;女人階段,一樣。
 
那名會長成男人、並成為我配偶的男孩:總是偶然撞見好運般的有力聲音。
 
我的父親:親切、洪亮;就像你的父親,或像你渴望是自己父親的那個人。
 
我的兒子:小孩階段,溫和,發音時ㄙ和ㄘ會有輕微不分的問題;男人階段,就跟我的丈夫一樣。
 
所有其他女人:跟我自己的聲音沒差別,就算交換使用也不會有人察覺。
 
早在他還沒要我的一開始,我就知道我要他,這種事不是說要就能要到,但我打算憑著這股鬥志得到。當時的我十七歲,正和爸媽在鄰居的派對上,我在廚房喝了半杯白酒,身旁是鄰居正值青春期的女兒。我爸沒注意我在幹嘛。我感覺身旁一切彷彿被上了柔焦,就像剛畫好的油畫。
 
這男孩沒面向我。我看見他脖子跟上背的肌肉,他就像盛裝參加舞會的臨時工,肌肉美妙撐緊了那件排扣襯衫,而我就像煞不住的車想往他身上撞去,倒不是我沒其他人可選。我很美,我的嘴很漂亮,我的乳房以一種既純真又變態的方式幾乎要從洋裝領口撐出來。我是個好女孩,出身好家庭。他質地卻有點粗糙,男人有時候就是會這樣,而我就是想要。他似乎跟我一樣渴望。
 
我曾聽過一個故事,某個女孩要求情人做的事太骯髒,被情人告訴了她的家人,結果他們就找人把她架進療養院了。我不知道她提出的享樂要求有多偏差,但實在太想知道了。到底是一件多麼神奇的事,能讓人想要成這樣?甚至只是因為提出要求,大家就把你從我們所知的世界給拔除?
 
這男孩注意到我了。他看起來人很好,有點慌張。他說了哈囉,還問了我的名字。
 
我一直想親自決定屬於自己的人生重要時刻,而我選擇這一刻。
 
在露臺上,我吻了他。他也吻了我,一開始非常溫柔,然後變得比較激烈,他甚至嘗試用舌頭推開我的雙唇,我對此感到驚訝,然後我想,或許他也很驚訝吧。我在黑暗中想像過很多事,就在我的床上,就在那條厚重的老舊毯子底下,但從沒想像過這種事——然後我呻吟起來。他把身體拉開時似乎嚇壞了,眼神四處晃了一下,最後停在我的喉部。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