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05 撐到最後,就是贏家
 
風勢更強勁了,我硬逼著身體走到起跑點,吞下強力消炎止痛藥,藥劑開始發揮效用,我的內心開始出現兩種聲音:
 
「好像不痛了。」
 
「但是它還是會發作。」
 
「沒有關係,應該可以撐完。」
 
「如果又痛了,怎麼辦!」
 
「想那麼多做什麼,跑就對了!」
 
晚上九點鐘,起初內心還在掙扎,直到站上起跑點,在風雪中和其他五位選手擁抱、擊掌,當下的氛圍,頓時也牽起了彼此的友誼,我們圍成一小圈搭著肩開始低頭禱告,貝爾納多大喊說著:「We will be safe, we will be strong, everything will be ok. Don't worry. We can do it.」
 
此刻,我的心裡出現另外一種聲音:「至少……再痛苦也試一試……不要等到回去了才後悔……」疑慮及不安消失了,終於,我的思緒再度回到了原來的步驟,下定決心重回賽場。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一望無際的白雪,時而會吹起小丘陵。來自各國的攝影機準備記錄著這項賽事,一圈二十五公里,三個檢查站,總共要繞四圈,到每個檢查站都必須用無線電回報。
 
「三、二、一、砰!」第一步踏出,濺起雪花,開弓就沒有回頭箭,我平心以待,知道這是一趟痛苦的旅程,準備向自己的極限挑戰。
 
第一圈,大家緊緊跟在一起,誰也不讓誰。我選擇在後方慢慢「暖機」,試探軍情,觀察每個人的跑法,思考策略,為了在前段賽事不要造成身體太大的負擔,我選擇尾隨高大的英國選手詹姆士後方同步跑,一直到第二圈,大家知道我的戰術後,紛紛開始加速把我甩開,慢慢離我而去。
 
此刻,攝氏零下二十度氣溫,四周無人,耳邊突然聽到低沉颼颼的聲音,聲響愈來愈大,我看到左方的雪山頂颳起濃濃風雪,愈來愈厚、山頂愈來愈模糊,慢慢地往山谷急流而下,周遭能見度愈來愈低;半夜一點鐘,南極下坡風向我直撲而來!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