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俺不逮
 
我問爸爸:「爸,人家山東人都說『俺』,我怎麼沒聽你說過這個字?」
 
爸爸:「是啊,我沒這樣說過,但我們那裡確實也有這麼說的。」
 
爸爸突然想起什麼繼續說:「有一次回老家,在我表哥屋裡,到了晚飯時間他那個小孫子回家。奇怪啦,給他吃這個他不要,給他吃那個,那個也不要,就是一直地哭,一直地說,俺不逮,俺不逮。」
 
我:「蛤?什麼是俺不逮?」
 
爸爸:「老家的話就是我不吃、我不吃。」
 
我:「俺不逮呀……」
 
爸爸:「後來,噯,還是他媽媽聰明。走到水缸前面舀了一大瓢的水,讓他喝,喝完他就高興了。原來是口渴,小孩子又不懂得表達。」
 
我:「高興了然後呢?」
 
「然後他就什麼都逮了。」爸爸呵呵地笑起來。
 
酸餃子
 
今天我過生日,過生日就是要吃餃子。
 
現在大家都說水餃,但真正懂得吃餃子的北方人就是叫餃子餃子。不然怎麼有句話說「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喂)呢?
 
以前我們家包餃子,回想起來像永恆的總是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全家聚在明亮的廚房裡。我爸揉麵,搓成條狀,再切成小塊,每一小塊用手掌壓扁,再拿艀麵棍順時鐘靈巧出中心厚邊緣薄的餃子皮。好輕輕拋在旁邊預先撒好的麵粉堆裡,揚起小小一陣白色粉塵,我爸對自己的生產品老是得意,說:「看看我的,又快又好。」
 
等餃子皮堆出高度,我們便去拿來餐桌上。那裡有一大盆媽媽剛剛用刀反覆剁到成泥的豬絞肉、切碎的高麗菜或韭菜或胡瓜、薑末、碎蔥、麻油、醬油、鹽和一點水調出來的餡。
 
包餃子講究手勢,得兩手虎口同時一捏,一個半月形肚子飽滿的餃子瞬間成形,既有漂亮的荷葉邊還能嚴絲合縫不露餡。我爸我媽跟我妹都有這工夫,就我怎麼練都不成,老是得多捏個五六七八下。我餃子包得不好,但眼睛很尖,一大盤熱呼呼的餃子上桌,馬上能認得出哪些是我包的,千萬別去夾。
 
下餃子也有學問,我爸站在鍋邊教:「剛下時要拿漏勺這樣划,餃子才不會沉到底下去黏鍋,黏鍋就破了。然後得滾三次,每次滾了就得加涼水,一點一點加,有時得蓋鍋蓋,有時得把鍋蓋揭開。」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