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53 殊途同歸 
 
「醫生,你一定要幫我。我痛苦不堪,而且我知道自己快死了。讓我解脫吧,最好是用快速無痛的方式殺了我,我已經受不了了。」   
 
「我要確定一下,」海德博士回答:「你是要我為你注射高劑量止痛藥—也許是二十毫克嗎啡—讓你很快失去意識並且快速死亡?」   
 
「是的!請你大發慈悲。」病人說。   
 
「恐怕有些事是我不能做的。」海德博士回答:「不過,我瞭解你的痛苦,所以還是能做些什麼。為了解除你的痛苦,我會為你注射高劑量止痛藥,大約二十毫克嗎啡,但是這樣的高劑量會讓你很快失去意識並且很快死亡。你覺得如何?」   
 
「這不是跟你先前的建議一樣嗎?」病人困惑地說。   
 
「是嗎?這差別可大了!」醫生回答:「第一個建議是殺了你,第二個建議是解除你的痛苦。我不是殺人犯,而且,安樂死在我國是非法的。」   
 
「但是不管用哪一種方式,都可以讓我解脫,不是嗎?」病人反對醫生的說法。   
 
「是啊,」醫生說:「不過,對我來說可就有差別了。」 
 
◆◆◆◆
 
海德博士解釋他兩段明顯相似建議的差異,聽起來像是狡辯;他既想要實現病人的願望,又想要免於法律制裁。在許多國家,例如英國,故意縮短病人生命是違法的,即使病人處於極大的痛苦中並且要求死亡;然而,採取行動減少痛苦卻是允許的,即使可以預見此舉將加速病人死亡。判斷箇中差異的關鍵在於意圖。相同的行動——注射二十毫克嗎啡——產生相同的結果,但是意圖解除痛苦是合法的,意圖殺害則違法。   
 
這不只是法律的奇怪副產品,在區別的背後,存在著植根於天主教神學的古老道德原則。「雙重效果原則」認為,為了行善而做某事,即使預見這麼做會帶來某種惡,但只要意圖是善的,而且沒有產生惡的結果,在道德上就能接受。其中的關鍵在於,預見不等於意圖,真正有影響的是意圖。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