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柚之手
 
柚樹結的果實還很青澀,正等待著成熟的那一刻。

早晨的陽光照耀著花草,被鎖進池塘的水面擺盪著。

絹田柚子隨意地坐在緣廊上,心不在焉地望著庭園種植的柚樹。據說她自己出生的那天,庭園的柚樹結了漂亮的黃色果實,於是母親將她命名為柚子。母親生下她沒多久,便匆匆離開人世。衣襬凌亂有失體統,但不需要在意,這座宅邸裡已沒有會責備柚子的人。晨光緊貼著她的小腿骨,浮現一道白。

柚子深深覺得這個早上真寧靜。

彷彿奮力抹煞這個念頭,秋刀魚小販的叫賣聲輕易越過圍牆,傳入屋裡。然而,連這些聲響都像是在襯托寧靜,無法打破靜謐。這座位於日本橋的寬敞宅邸,如今只有柚子一個人。預示冬日將至的凜冽空氣,似乎也讓家裡的時間靜止了。

現實感變得稀薄。柚子恍若置身於白日夢中,懷著不安轉過身,視線落在緊鄰緣廊的起居室榻榻米上。在柔和晨光的照射下,沉澱在榻榻米上的黝黑污漬,正孕育著邪氣浮現眼前。

柚子感到安心,父親千真萬確是死了。

此生只留下骯髒的污漬,父親喜三郎化為蒼白的灰燼消失。他的死乾脆得令人錯愕。連那麼嚴格,絕對無法違逆,令柚子畏懼不已的喜三郎,只要心臟插了一刀,也會像池塘裡的鯉魚,呆滯地開闔著嘴,叫都叫不出聲就嚥了氣。原來這麼簡單,她很失望。

透過菜刀握把傳來刺穿內臟的觸感,她至今仍記憶鮮明。以奪走一條生命來說,未免太廉價。

「父親死了。」

柚子對自己小聲說道,望著輕輕攤開的雙手。

就是用這雙手殺害的。

虐待她的人死了。

束縛她的人死了。

「我獲得自由了。」
 
柚子嘗到破瓜之痛,是在虛歲十六那年夏天的尾聲。

異物刺穿身體的核心,長驅直入。不明不白的恐懼在心中膨脹,她感到一股宛如被撕裂的疼痛,流著淚拚命祈禱盡快結束。完事後體內仍殘留異物感,接下來兩天內,斷斷續續有嘔吐的衝動。像是在母胎內銘刻的禁忌,從內側污染了她的身體。她覺得受到血親交合的懲罰,也很清楚這不正常,也不被容許,卻無從抗拒。

之後發生過幾次關係,柚子已不記得。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