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3
人類天生就是自利的。所以,「愛鄰居」這件事並不是那麼容易。但斯密說,儘管我們無法像愛自己那麼愛鄰居,偶爾或許也能表現出「好像」真心愛鄰居的樣子。不過,促使我們在自身能力許可範圍內從事慈善活動的情感,和促使我們保護自己免於受傷與受苦的那種情感並不相同。促使我們照顧鄰居的那種情感,來自我們希望能讓無私旁觀者覺得滿意的一股欲望:我們想像無私旁觀者設定了一個崇高的行為標準,而為了滿足他的期待,我們的行為會變得可敬與高尚。

我曾和一個朋友討論到上帝和道德的話題。信仰上帝就能降低你犯罪或為惡的機率嗎?如果你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被逮到(也就是說,你知道自己百分之百不會因為某個罪行而被懲罰),那你又會怎麼做?所以,表面上看來,如果沒有人看守,偷竊或為惡都是合理的。但我朋友微笑著對我說,上帝會一直看著我們。

但斯密的論點是,你會一直看著自己!即便你獨自一人,而且絕對不可能被逮,你也不會偷竊,因為就算沒有人知道你在偷竊,至少你知道自己在偷東西。而當你忖度著是否要採取這個犯罪行動時,你會想像一個外部人──一個無私看著你犯罪的旁觀者──可能對你的道德沉淪做出什麼回應。換言之,你會跳脫自己,透過另一個人的眼睛來看自己的行為。

尚萬強(Jean Valjean)是《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音樂劇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他是個逃犯。在劇中,一個長得很像尚萬強的人被逮捕,即將被長期監禁,而一旦他被關,尚萬強將從此法外逍遙。這對尚萬強來說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他終於可以得到自由。但面對這個誘惑,尚萬強動搖了,他自忖:「難道要放任一個無辜者代替我受罪嗎?」他拿希勒爾的疑問來問自己(那也是斯密的疑問):「我是誰?沒錯,我只為自己著想。但我只為自己著想嗎?」尚萬強在<我是誰>(Who Am I?)一曲中,和內心種種利己的衝動不斷拔河──他可以得到自由,但另一個人卻將因此被監獄奴役。當然,從狹隘的出發點來看,那樣的自私心態很合理,畢竟自由絕對勝過被監禁。不過,尚萬強卻拒絕了這樣的算計。他心想,如果採取如此自私的行為,他要怎麼面對他的同胞?又該如何面對自己?唯有把自己交出來,他才能改過自新,成為自己理想中的那個尚萬強。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