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5/7

室內沒有開燈,伸手不見五指。不,目前是白天,即使不開燈,光線也應該很充足,但不知道是否拉起了遮光窗簾,幾乎沒有光線從窗外照進來,簡直就走進了暗房。
 
「湯川,你在哪裡?」
 
草薙叫了一聲,突然聽到旁邊的機器啟動的聲音。那個聲音有點像馬達聲,而且是草薙很熟悉的聲音。
 
他在意識到那是微波爐聲音的同時,眼前出現了火光。仔細一看,桌上放了一台小型微波爐,燈泡在微波爐內發光,但不是燈泡正常發光的方式,而是火焰在燈泡內晃動。
 
燈泡內的光越來越暗,最後消失了,窗簾也同時拉開。
 
「用這種方式來歡迎平日努力維持社會治安的草薙刑警,光的力道似乎太弱了點。」
 
身穿白袍的男人拉著窗簾邊緣站在那裡。他個子高大,皮膚白淨,戴了一副黑框眼鏡的高材生長相和學生時代幾乎沒什麼不同,整齊的瀏海剪到眉毛上方的髮型也和以前一樣。
 
草薙嘆了一口氣,忍不住苦笑起來。
 
「不要嚇我,都幾歲的人了,還在惡作劇。」
 
「你這麼說,可真讓人意外,我只是想用實際行動來表達願意向你提供協助。」
 
湯川把窗簾都拉開後,挽起白袍的袖子走向草薙,然後伸出了右手。
 
「最近還好嗎?」
 
「就這樣啊。」草薙回答的同時,和湯川握著手。湯川雖然看起來文質彬彬,但當年是羽毛球社的王牌選手。草薙曾經在練習時和他對戰過幾次,每次都陷入苦戰,草薙的右手被他用力握住,不禁想起當時的事。
 
「有多久了?」握完手後,草薙問。他是問他們上次見面的時間。
 
「最後一次見面是三年前的十月十日。」湯川回答,他的語氣充滿自信。
 
「是這樣嗎?」
 
「我們不是在川本的婚宴上見過嗎?那次就是最後一次,其他人都穿黑色禮服,只有你一個人穿灰色西裝。」
 
「喔。」草薙想起當時的事點了點頭。湯川說得沒錯。草薙看著湯川想,他的記憶力似乎也和以前一樣。
 
「大學這裡怎麼樣?你升上了副教授,各方面應該都很辛苦吧?」草薙看著朋友身上的白袍問。
 
「和之前沒太大的改變,而且我也已經習慣學生的素質逐年下降的現象了。」湯川一臉嚴肅地說,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你還真嚴厲啊。」
 
「倒是你,」湯川說,「應該很頭痛吧?尤其是這兩、三天。」
 
「什麼意思?」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