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美食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給不認識蔡其昌的你

我出生在美國阿波羅十一號登陸月球的那一年,一九六九年四月十六日。三個月後(碰巧是七月十六日),阿波羅十一號發射升空,幾天後阿姆斯壯在月球上說出了名留人類史的經典文句:「這是一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我的人生當然無法跟人類登月壯舉相比,但似乎也有那麼一點點「改變」與「進步」的意味,走在台灣從戒嚴體制轉向自由開放的民主發展之路上。

走上政途,至少在三十二歲前,那是壓根都沒想過的「職涯提案」。卻是經歷命運首次重擊,從有專屬司機的台中縣民政局長變成失業青年,由眾人簇擁的雲端跌落,體會到權力如夢幻泡影的滋味,過上好長一陣子的失魂人生。

失敗沒有關係;失去也無所謂;平凡亦不打緊--沙漠之所以迷人,在於沙漠中有著未經挖掘的水源。只要知道在你的內心深處,也有一口深井,井裡盈滿了清澈的水,等待生命的主人親自挖掘。

後來的故事都是後來才知道。當年那位失意青年,完全不會想到二〇一六那年,四十七歲的驚奇境遇……。

之一  後背包的初心

二〇一六年二月一日下午,立法院副院長選舉結果出爐,我獲得過半數的同意票,當選為第九屆副院長。媒體查閱歷任資料後,稱我為立法院史上最年輕副龍頭,象徵了世代交替的新國會時代來臨。

我走進立法院正副院長就職宣誓的廳間,大法官陳敏站在一側,擔任監誓人,蘇嘉全(立法院院長)跟我舉起右手,齊聲唸出左手那張薄薄的宣誓詞:「余誓以至誠,恪遵國家法令,盡忠職守,報效國家,不妄費公帑,不濫用人員,不營私舞弊,不受授賄賂。如違誓言,願受最嚴厲之處罰,謹誓。」

短短的六十多個字,每一字我都唸得慎重,深怕咬字不夠清晰,有負民主的重量。

儘管內心奔騰不已,我竭力自制,幸好眼睛小,看不到流露出的微潤……,這是立法院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我很清楚,這是台灣民主太重要的時刻了!民主選舉的真實意義不是在於哪黨勝利的歡呼,哪黨敗北的悲悵,而是不再由誰獨大,讓國會是開放的、專業的、進步的。

蘇嘉全跟我都有個共識,要做真正民主的立法院長與副院長,超越黨派,謹守議事中立;立法院的黨團及議案協商、委員會內容與過程都要符合民主、公開與透明,並且使資訊數位化,與人民共享。共享經濟的年代,政治界也要改變思維。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