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青澀的傷痛與脆弱

青澀的傷痛與脆弱

青くて痛くて脆い

  • 作者:住野夜
  • 出版日期:2019/08/05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忘不了那個季節,我們就這麼長大成人。
 
我的任何行動都有可能惹得別人不悅。
 
我直到高中畢業的十八年之間都是這樣想的,考進大學以後,我就以此訂立了自己的人生信念。那就是:絕不輕易和別人走得太近,絕不說出反對別人的意見。這麼一來,至少可以降低自己造成別人不悅的機率,也可以降低自己被不悅的人攻擊的機率。
 
所以在大學裡第一次見到秋好壽乃的時候,我非常看不起她,心想世上怎麼會有這樣自信過度、愚昧又遲鈍的人。
 
成為大一生之後的第二週的星期一。課已經選好了,這週就要開始正式上課。在所有大學生最勤奮向學的這一天,沒有參加社團也沒有參加迎新會的我獨自坐在大教室的一角。我想要的就是這種寧靜的大學生活。
 
第三節次好像是一般課程的建構和平論吧。我翻著課本等著上課,過了一會兒,講師靜靜地走上講台,坐滿大一生的空間裡充斥著規規矩矩的寂靜。
 
不過我們從未體驗過要集中注意力長達九十分鐘的漫長上課時間,很自然地,學生們的注意力逐漸地疲乏,教室裡開始冒出窸窸窣窣的說話聲,講師每年看著新生大概已經看習慣了,所以並沒有制止,還是繼續講課。
 
而我當然也不例外,其實我連高中的上課時間都沒辦法從頭到尾保持專注。我本來以為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裡才會覺得九十分鐘就像永恆那麼久,一點都沒想到自己整整四年都沒能擺脫這種感覺。
 
過不了多久我就覺得上課很無聊,我在角落的位置望著窗外。不用上課的學生的笑語聲和鳥鳴聲融在陽光之中。
 
正當我撐著的臉頰從手上滑落、頻頻點頭時,有個聲音打破了這片和煦的春光。
 
「對不起,我可以發問嗎?」
 
一個愉快又響亮的聲音充滿了靜謐的教室。還醒著的人紛紛轉頭找尋聲音的來源。我也跟大家一樣好奇,但我不需要四處張望,因為說話的就是坐在我右邊隔一個座位的女生。我偷偷瞄去,只見她的右手筆直伸向天花板,如同在炫耀自己的正當性。
 
我剛才沒在聽課,所以我以為她是要回答講師的問題,但是被她注視的年老講師卻露出厭煩的表情說「發問時間還沒到喔」,要求她把手放下。在我側目觀望之下,她慢慢收回右手,但明顯露出了不滿的表情,從講台上想必也看得一清二楚,於是講師說「要現在問也行啦」,她立刻恢復了生氣蓬勃的表情,用響徹整間教室的音量致謝。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