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從丈夫發生慘劇的下午開始,這是費米娜第一次流淚,她唯一會哭的情況,是趁四下無人的時候。她為丈夫的死,為自己的孤單和氣憤哭泣,當她踏進空蕩蕩的臥室時也為自己哭泣,因為她失去童貞之後,孤單地睡在這張床上的次數寥寥可數。所有丈夫的物品都讓她哭得更傷心:他的流蘇拖鞋,枕頭下的睡衣,梳妝臺缺了他的身影的鏡子,他皮膚特殊的氣味。一個讓她發顫的念頭隱隱約約浮上腦海:「丟下心愛的人離開時,應該一併帶走所有的東西。」她不想要人攙扶上床睡覺,她不想空著肚子入夢鄉。她被沉重的哀傷壓得喘不過氣來,她乞求天主讓她就在這一晚的睡夢中過世,於是她抱著這樣的癡想上床睡覺,赤腳,但是穿上衣服,一沾枕立刻入睡。她不知道自己睡著了,但是她知道她在夢中還活著,知道床的另一半是空的,知道她跟以往一樣側躺在左邊。她在夢中想著她再也無法跟從前一樣睡覺,開始嗚咽,她在睡夢中嗚咽,但是沒換睡姿,直到公雞啼叫過後許久,令人討厭的陽光喚醒她,讓她在失去丈夫的早晨醒來。一直到這時,她才發現她並沒有死,而是睡了很久,還在夢中嗚咽,當她在睡夢中嗚咽時,對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的思念竟比死去的丈夫還深。
 
至於弗洛雷提諾.阿里薩,他從費米娜.達薩直截了當拒絕他,不顧他們那段飽受阻礙的久戀之後,沒有一刻不想著她,自那之後已經過了五十一年九個月又四天。他不需要怕忘記,日復一日在內心那座監牢的牆壁上畫線計算日子,因為每天總會發生讓他想起她的事。他們分手當時,他二十二歲,跟母親崔絲朵.阿里薩住在窗戶街一幢租來的普通房子,他的母親從非常年輕時候,就在那裡開了一間雜貨舖,也在店裡拆些舊襯衫和碎布當作傷兵用的棉紗販售。他是她的獨生子,是她跟赫赫有名的船東皮歐.金托.洛亞薩一段逢場作戲關係生下的結晶,這位先生是創立加勒比海航運公司的三兄弟之一,靠著經營蒸汽船,替馬格達萊納河的航運注入新的活力。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