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如何開始增強權力
 
我們設計Avahan計畫時沒有把性工作者的生活現實列入考量,因為不覺得有必要。我們希望性工作者向客人堅持用保險套,去治療性病,做HIV篩檢――我們以為這就足以告知她們效益,要求她們照做。但是沒用,我們不懂為什麼。我們從未設想什麼事情對她們而言可能比防治HIV重要。
 
「我們不用你們教導保險套,」她們幾乎大笑著說:「我們比你們更懂保險套。我們需要的是幫忙防範暴力。」
 
「但那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員工說。性工作者們回答:「呃,那麼你跟我們就沒什麼好說的,因為那才是我們需要的。」
 
於是我們團隊進行辯論,商討該怎麼辦。有人說:「我們重新檢討方法,不然就放棄計畫。」也有人說:「不行,這樣是偏離任務――我們在這個領域毫無專長,不該插手。」
 
最後,我們團隊再度會見性工作者,仔細聽她們談她們的生活,她們強調兩件事:第一,防止暴力是她們最迫切的優先事項;第二,畏懼暴力讓她們無法使用保險套。
 
如果她們堅持用保險套會被顧客毆打;如果她們攜帶保險套也會被警察打,因為這證明了她們賣淫。所以為了避免挨打,她們不會帶保險套。我們終於看出防止暴力與防治HIV的關聯,除非先解決被打、被搶、被強暴的近期威脅,性工作者無法應付死於愛滋病的長期威脅。
 
所以與其說「這超出了我們的能力範圍」,我們改說:「我們想要保護妳們免於暴力。我們可以怎麼做?」
 
她們說:「今天或明天,我們當中有人就會被警察強暴或毆打,這種事常有,要是我們每次出事時都能聚集十幾個人來搭救,警察就會罷手。」於是我們團隊和性工作者們設立一個系統,如果有人被警察攻擊,她撥打三位數密碼,中央電話會響鈴,十二到十五個女人就一起跑到警察局大叫大吵,而且她們會帶著善心律師和記者一起去。如果十幾個女人同時現身大叫:「我們要求立刻放她出來,否則這事明天就會上新聞!」警方會退讓。他們會說:「我們不知情。很抱歉。」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