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4

計畫就是這樣,性工作者們照做了。她們設定速撥網路,觸動警報時,所有人都趕去,效果很好。有位性工作者回報她一年前在警察局曾被毆打強暴,新系統建好之後,她回到同一間警察局,警察居然請她坐下來喝茶。這個計畫的消息一傳開,隔壁城鎮的性工作者也跑來說:「我們也要加入那個暴力防止計畫,不是HIV那個。」不久這個計畫就傳遍了全印度。
 
這個方法為何如此有效?我們印度辦公室的主管阿修克.亞歷山大直白的說:「每個惡霸男人都怕一大群女人。」
 
我們以為我們在推行HIV防治計畫,但我們遭遇了更有效、更普遍的東西――女人團結一起,找到自己的聲音,為自己權利發聲的力量。我們開始資助給女性增強權力了。
 
增強權力從聚集開始――而且集會的場地多麼卑微都不重要。Avahan強化女權的場地是社群中心――通常只是用煤灰磚蓋的單一空間小屋,讓女性見面聊天。記住,這些婦女原本沒地方聚會,如果她們公開集會,警察就會圍捕把她們關起來,所以我們團隊重新設計防止暴力的計畫後,他們還開始租空間鼓勵女士們過來聊聊。社群中心成為她們能得到服務的地方,她們可以拿到保險套,她們可以碰面,她們可以睡覺。她們不能在這裡過夜,但白天很多人會躺在地上休息或讓小孩跑來跑去。在某些地方,團隊會加上美容院或玩桌遊的空間。各處中心成為進步發生的地方,點子都來自於那些女性。
 
據某位Avahan初期隊員說法,第一所諮詢中心開幕是「我見過最美妙的事」。有五位女士走進來,害怕會被下藥然後偷走腎臟――那是謠言。但她們聽到的歡迎台詞是:「就互相聊聊,喝杯茶然後離開。」增強權力在Avahan就這樣展開――活在社會最邊緣被民眾排斥的人,聚在一起談話喝茶,互相提升。
 
比爾和我只知道計畫轉為防制暴力,不知道設立社群中心的事,我至今想起來還是想笑。阿修克會到西雅圖與我們碰面並做報告,但我跟比爾直到二○○五年一起去印度時才得知全貌。阿修克向我們簡報,解釋我們即將看到什麼,他開始談到這些社群中心,讓性工作者聚會談話的小空間。我記得簡報之後我問比爾:「你知道我們資助了社群中心嗎?」他說:「不知道,妳知道嗎?」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