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男孩書寫文字
 
你的結局是一隻死掉的藍鷯鶯。
 
「瘦皮猴,你有沒有看見那個?」
 
「看見什麼?」
 
「沒什麼。」
 
你的結局是一隻死掉的藍鷯鶯。無庸置疑。你的。結局。無庸置疑。是。一隻。死掉的。藍色。鷯鶯。
 

 
瘦皮猴的擋風玻璃上有裂縫,看起來很像細長又沒手臂的火柴人圖案,正在向王公貴族鞠躬致意。瘦皮猴擋風玻璃上的裂縫看起來很像瘦皮猴。他的雨刷掃出一抹彩虹般的泥土頑垢,掃到我乘客座這邊來。瘦皮猴說,有個好方法能讓我回想起自己人生的一些小細節,就是把我個人或平常清醒生活的瑣事,例如經常看見、嗅聞、碰觸的事物,把它們與一些時刻和景象連結起來。身體方面,臥室方面,廚房方面。這樣一來,我會有兩個來源提醒我想起所有特定的細節。
 
瘦皮猴就是用這種方法擊敗了「黑彼特」。瘦皮猴就是用這種方法挺過牢獄生涯。每一件事都有兩種意義,一種意義是為了「這裡」,這裡是他當下待著的地方:D區九號牢房,二號區,波吉路監獄;另一種意義是為了「那裡」,那裡是無邊無際、徹底開展的宇宙,在他的腦中與內心無限拓展。「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四道暗上加暗的綠色混凝土牆壁,以及他那孤單且哪裡都去不了的身軀;由角鐵和鋼網構成的床鋪焊接在牆上;一支牙刷,一雙布面的監獄拖鞋。但是,由沉默獄警從牢房門板窄小開口送進來的一杯過期牛奶,帶領他前往「那裡」,前往一九三○年代的蕨林區,瘦削的年輕農場工人在布里斯本的郊區擠牛奶;他前臂的疤痕成為入口,通向少年時騎乘腳踏車的往事;他肩上的曬痕是個蟲洞,通往陽光海岸的沙灘。只消摩擦一下,他就不見了,成為D區九號牢房這裡的越獄犯。假裝自由,但未曾亡命天涯。要是能那樣一定很棒。就像人家把他扔進監牢之前一樣,擁有真正的自由,但永遠亡命天涯。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