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7
這是「理想的我」啊
 
諾貝爾獎和藝文書

 
二○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發表日,我和負責藝文書的小海(勝間)裕美說,去年應該是十號發表吧,不知道已經是第幾年了,大家仍持續在議論說今年一定是村上春樹。
 
小海幫我回憶道:「《1Q84》(新潮社)上冊出的那年,我們還準備了『賀!村上春樹勇奪諾貝爾文學獎』的書區呢。」
 
這麼說來是二○○九年吧,那時做的看板也沒用到,如今已是第四個年頭了。為了製作那個書區,我們不斷重複「預先下訂村上書」的作業,文庫本和單行本合起來總計是相當龐大的數字呢。
 
在第一年的時候,我們有如下對話。
 
我說:「我們來預先下訂吧,即使沒有得到諾貝爾獎,因為是村上,所以庫存還是賣得出去。」
 
小海說:「但應該已經到極限了吧?村上是賣了不知道幾百萬本的最暢銷作家,就算得了諾貝爾獎還會再大賣嗎?」
 
「會再大賣喔。大江(健三郎)得獎的時候也是,超驚人的,每個人都說要買那本,不知不覺間就賣光了。諾貝爾獎是特別的,因為至今為止還沒讀過的人會跑來讀,比起讀過的人,還沒讀過的人佔大多數。仔細想想日本的人口吧,而且看過他書的人也會來買漏讀的那本。」
 
那時若有老員工在一旁的話,一定會說沒錯、沒錯,因此打開大江那時的話題。但無論怎麼說,因為淳久堂池袋店是一九九七年開店(大江得獎是一九九四年),我也只能孤軍奮戰。
 
大江得獎時,我人還在前公司(LIBRO池袋店),但其實事前沒什麼騷動,等大家注意到,大江已經得獎了。不,雖然可能有些傳聞,但大家猜測「不會那麼賣」,所以就放空了。公布得獎的隔天早上,我們才將店裡的庫存集中起來製作一個專區,接著反覆打電話給出版社,為了採購大江的書四處奔走,讓我印象深刻。一直斷貨,接連沒書賣的情況,我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可以說很多書店都是這樣吧,今年不知道是第幾年了,每當「今年一定是村上」的謠言不脛而走時,書店的訂單就會如雪片般飛到新潮社、講談社、文藝春秋等大型藝文書出版商。
 
雖然是傳聞,不過聽說村上已經七年都是候補人選了,想必村上要保持心情平靜也是很辛苦,但是他不懈怠地一直寫,《1Q84》同樣也是暢銷排行榜中的一員,他一定希望自己一直是符合諾貝爾得獎資格的作家。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