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倒數計時:  滿千再11%OFF 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6

至於下面二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則似乎是由前二句所寫的眼前的情事,轉入了一種理念上的反省和思考,而如此也就把對於眼前一件情事的感受,推廣到了對於整個人世的認知。所謂「人生自是有情痴」者,《世說新語.傷逝》有云:「聖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鍾,正在我輩。」所以清況周頤在其《蕙風詞話》中就曾說過:「吾聽風雨,吾覽江山,常覺風雨江山外,有萬不得已者在。此萬不得已者,即詞心也。」這正是人生之自有情痴,原不關於風月。李後主之〈虞美人〉詞曾有「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之句,夫彼天邊之明月與樓外之東風,固原屬無情,何干人事?只不過就有情之人觀之,則明月東風遂皆成為引人傷心斷腸之媒介了。所以說「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此二句雖是理念上的思索和反省,但事實上卻是透過了理念才更見出深情之難解。而此種情痴則又正與首二句所寫的「尊前」、「欲語」的使人悲慘嗚咽之離情暗相呼應。所以下半闋開端乃曰「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再由理念中的情痴重新返回到上半闋的尊前話別的情事。「離歌」自當指尊前所演唱的離別的歌曲,所謂「翻新闋」者,殆如白居易〈楊柳枝〉所云「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與劉禹錫同題和白氏詩所云「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歐陽脩〈采桑子〉組詞前之〈西湖念語〉,亦云「因翻舊闋之辭,寫以新聲之調」。蓋如〈陽關〉舊曲,已不堪聽,離歌新闋,亦「一曲能教腸寸結」也。前句「且莫」二字的勸阻之辭寫得如此叮嚀懇切,正以反襯後句「腸寸結」的哀痛傷心。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