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日本舞與神梯
 
日本的舞蹈常被問到為何沒有旋轉的動作。先不用說以旋轉動作為基礎的歐洲芭蕾舞,明明同屬東亞的中國和韓國舞蹈通常也有旋轉的動作,為什麼只有日本的舞蹈看不到像是朝著天空飛舞一般的旋轉律動呢?除了舞蹈以外,若是從建築面觀察日本的塔,也會發現多半「非常重視橫向的線條,對於向上攀升反而不太在意」。
 
這樣的現象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呢?如同我們至目前為止所見,不僅是自然,日本人與神明的關係也不是人走向神,而是傾向把神往人的方向拉近;因此也不會想著自己朝天上飛去,而是請神明降臨到身邊。為了讓神能夠降臨,於是便出現了擔任天梯角色的「依代」,或是能劇舞台上繪有松樹的鏡板。所以具有降神意義的舞蹈自然就必須「在一個榻榻米左右的狹小空間,且依代的靈魂能夠發揮作用的範圍內進行」。別說跳躍了,日本的舞蹈基本上都必須挺直上半身。
 
韓國稱舞為「춤」,雖然不確定,但據說其語源是源自「高聳」一詞。儘管舞蹈類型各有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像鶴舞一般,表現鳥正在飛翔或準備飛翔的律動。分析舞蹈的基本動作會發現,當中包含向世界展開自己的動作,或朝著超越性的世界邁進等多種象徵意義。幾乎所有舞蹈在本質上都如波浪般向外擴張,如鳥飛、雲動一般流轉而去。尤其具有宗教意義的韓國巫女之舞,更是不斷重複跳躍的動作。
 
然而,日本就連舞蹈也展現縮小的意識。不僅手部不斷重複著好像在召喚什麼一般的動作,腿部的活動也全部侷限於狹窄和服的下襬之中。韓國的舞蹈會讓人聯想到鳥類,沒有跳躍動作的日本舞蹈,則好似在地面滑行的爬蟲類動物。在擅長描繪舞者的法國畫家竇加(Edgar Degas)的作品裡,我們則能看到有如降落傘一般朝著三百六十度開展的舞裙,以及彷彿突破重力將舞鞋直立掂起的輕快跳躍。
 
文學評論家喬治.普萊曾以「擴大」和「縮小」這兩個相對意識來分析《包法利夫人》。當中在莊園與子爵一起跳華爾滋的經典情節不僅是小說的重要轉捩點,也表現出包法利夫人心中想要向外擴展的夢想。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