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1.
 
你很難有機會跟樹說話,因為我們不愛閒聊。
 
那不代表我們沒辦法做出神奇的事,那些人類也許永遠辦不到的事。
 
當軟綿綿貓頭鷹寶寶的搖籃。撐住其他脆弱的樹木,當幼苗成長的堡壘。行光合作用。
 
可是跟人類說話?我們不愛。
 
只要試試有沒有辦法讓一棵樹講個笑話,你就知道了。
 
樹確實會跟某些傢伙說話,但只限於我們覺得可以相信的對象。我們跟膽子很大的松鼠說話,跟努力工作的蟲子說話,也跟華麗的蝴蝶、害羞的蛾說話。
 
鳥兒呢?很討人喜歡。青蛙哩?愛生氣,可是心腸很好。蛇啊?超愛嚼舌根。
 
其他樹怎麼樣?我從來不曾討厭任何一棵樹。
 
呃,好吧。其實我對街角那株楓樹有點意見。總是嘰哩呱啦、嘰哩呱啦,沒完沒了,那棵樹。
 
所以我們跟人類說過話嗎?真正的交談,那種「最人類」的技能?
 
好問題。
 
畢竟樹與人類的關係相當複雜。人類上一分鐘還在擁抱我們,下一分鐘卻把我們變成桌子或壓舌板。
 
也許你會納悶,上生物課或自然課時,老師從來沒提過樹會講話呀,只是說些大自然之母是人類的朋友之類的。
 
不要怪你的老師。也許他們根本不曉得樹會說話,畢竟大部分的人類都不知道。
 
儘管如此,如果在某個感覺特別幸運的一天,你站在一棵看起來特別友善的樹旁,不妨認真的傾聽一下。
 
樹不太會說笑話。
 
可是,我們很會說故事。
 
如果你還是只聽得見樹葉沙沙作響,別煩惱,因為大部分的樹都很內向。
 
***
 
3.
 
我的朋友叫我「紅」,你也可以這樣叫。不過,長久以來,這附近的居民一直都叫我「許願樹」。
 
這是有原因的,得一路回溯到很久以前,那時候,我還只不過是一顆胸懷大志的小小種子。
 
說來話長。
 
每年五月的第一天,鎮上的人們都會從四面八方湧入,在我身上裝飾各式各樣的紙片、標籤、形形色色的布料、一截一截的紗線,有時候甚至還有運動襪呢。每個小東西都代表一個夢想、一個願望、一個希望。
 
不論是掛上來、拋上來,還是打了結的,全部在盼望什麼變得更好。
 
許願樹的歷史既光榮又悠久,早在好幾世紀以前就存在了。愛爾蘭有很多許願樹,通常是山楂樹,偶爾也會有白蠟木。不過,世界各地都有類似許願樹的傳統。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