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3),客服服務時間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序幕
 
第三個早晨降臨,身上的衣服已散發出海草與焦油的氣味,船屋木造地板下的碎冰緩緩搖晃,不時撞在撐起船屋的柱子上,以前平凡而美好日子的記憶也越發鮮明清晰。
 
他從廢紙堆成的床舖盡可能抬起上身,想看清楚弟弟的臉。那張睡夢中的臉龐因為受凍與折磨糾結成一團。
 
他很快就會清醒。醒來後會先一臉困惑的四下張望,然後察覺到緊綁在手腕和身上的皮帶,聽見讓他動彈不得的鎖鏈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響。他將會透過塗著焦油的木板之間的縫隙,看見日光與冰雪爭先恐後向他們逼近。
 
他無數次看見弟弟眼睛中閃現絕望,即使貼在嘴上的膠帶讓他快喘不過氣來,他仍不斷啜泣著祈求耶和華的慈悲。
 
不過,他們兩人都知道耶和華賞都不會賞他們一眼,因為他們喝了血。那個人先將血滴在水杯裡強迫他們喝下去,等到喝光後,才告訴他們喝下了什麼:摻了禁忌之血的水。現在他們得永遠受到詛咒了。從今以後,比起口渴,羞愧將更加讓他們煎熬痛苦。
 
你覺得他會對我們怎麼樣?弟弟恐懼的眼神曾經如此詢問。但是他怎麼會知道?直覺告訴他,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
 
他躺了回去,眼睛依靠著微弱的光線把整個空間重新搜尋一遍。他的目光掃過天花板椽梁與密布其上的重重蛛網,將屋簷、牆角等結構銘刻於心;又隱約看見藏放於斜柱後面的腐朽的槳與舵,以及許久以前最後一次使用過便棄置一旁的爛漁網。
 
最後,目光落到他身後的瓶子。一抹日光移過淡藍色瓶身,將瓶子照耀得閃爍發亮。
 
瓶子幾乎就在他身後,但因為卡在厚實的木製地板的夾縫間,不容易拿到手。
 
他把凍僵的手指伸進木板夾縫,嘗試握住瓶頸。若能使勁拽出瓶子,他會打破它,用玻璃碎片割斷手腕上的皮帶。皮帶斷了之後,麻木的雙手便能解開身後的扣環,撕掉嘴上的膠帶,扯下身體與大腿上的皮帶。只要固定住皮帶的鎖鏈不再將他牢牢綁住,他就能脫身解開弟弟的束縛,緊緊抱住他,直到兩人的身體不再顫抖。
 
然後他將蓄積力量,一鼓作氣拿玻璃碎片鑽磨門框的木頭,挖掉鉸鍊周圍的木材。若是在他完成之前發生了可怕的事或是有汽車駛近,那麼他打算把斷掉的瓶頸拿在手裡,埋伏在門後等待那個男人出現。是的,他會這麼做。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