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5

自溫蒂與她婆婆相識的二十年來,她是有些不滿婆婆的保守派思想。溫蒂是個堅定的自由派,也是虔誠的貴格會教徒,只是在二○一六年大選前,她還能克制自己,避談政治話題。溫蒂真心認為,婆婆是了不起的女性;確實,她比溫蒂的媽媽更像個母親、更有愛心,也更樂於付出。溫蒂的婆婆珍金斯女士不只是和溫蒂很親近(她們之間的隔閡只有政治意識),也每天都會照顧孫子孫女,她很愛他們,他們也很愛奶奶。
 
川普和他的政策讓溫蒂很火大,但「另一個女人」——她婆婆卻都支持。溫蒂對此很震驚,於是執意要改變婆婆的觀點,但是溫蒂的丈夫一點也不支持她,許多朋友也要求她停止、放棄這些行為。「大概沒人覺得我有理,也沒人覺得拿這個問題和她談有什麼益處,」她承認,但並沒有要放棄。表面上,她基於道德考量,覺得必須坦白說出自己的觀點。「我們已經在政治上保持沉默、維持禮貌很久了,不能再忍下去了,」她說,「我已經跟不只一個朋友說過『我需要一個互助會,支持那些依然試圖和家人談政治的人!』」。不過,她口中的「談政治」指的是把自己觀點強加在沒有意願接受的聽眾上。唉,她與那些像她一樣的人真正需要的團體——「政治狂人匿名戒除會」 還不存在。否則她會在自介時說:「我是溫蒂,我無法克制自己,總是要勸婆婆改變政治立場。」然後獲得入會資格。
 
溫蒂的婆婆無論如何都不想為了這件事吵架,她並不想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媳婦總是找她理論,她只想避開,卻沒有用。溫蒂企圖要改變婆婆的思想,婆婆的態度反而會讓溫蒂受挫,更可能破壞婆媳關係。溫蒂堅稱只是想要「讓婆婆理解」自己的立場,並了解為什麼婆婆會有那些觀點。但從溫蒂痛苦、憤怒的反應可以看出,她的目的遠比她所承認的更有侵略性,更會造成衝突。最後情況失控,溫蒂還在十歲兒子的面前跟婆婆「討論」起來:「我問婆婆,川普選上後,她的感覺如何,然後她說『我感覺平靜多了』。我立刻感覺熱血沸騰,我們談了一個半小時,兒子變得很不安,因為我們越講越大聲,口氣比平常講話衝。所以現在我都用傳訊息的方式和她談,雖然我知道這不是最好的辦法。」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