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3/5

還有一次,溫蒂覺得自己一定要告知「另一個女人」(她婆婆),她姊妹的保費「在川普執政下,飆升到超高」,婆婆回應說:「我不想談這個。」當下溫蒂覺得自己被冒犯了,她沒辦法接受別人說不。「我什麼也沒說,勉強同意她的要求。但我也覺得對她開始沒好感,想疏遠她,」她承認。對溫蒂來說,婆婆珍金斯女士拒絕討論這些議題,有損她的人格,無論她做了哪些好事、對家人多有愛,都無法消除這個汙點。
 
不管是溝通上的阻礙或關係中的裂縫,溫蒂都受不了。在她心裡,親密感、美德跟相似的政治觀,三者缺一不可。因此,雖然她打從心底欽慕、在情感上及其他方面都依賴婆婆,但與婆婆政治立場不合,讓她感到很痛苦。談到自己的母親,溫蒂坦白承認:「她和我政治立場完全相同,但對我的人生從沒有什麼幫助,但婆婆卻一直都在我身邊,事事關心我。」她又說:「為什麼政治重要到我覺得必須賭上我們的感情?」她得到一絲頓悟。
 
但溫蒂中了頑固的希望的魔咒。「我覺得她在針對我,那些觀點就是對我的不尊重,」她解釋道。即使溫蒂真的成功說服了婆婆,讓這位年長女性投票給競選州政府職位的民主黨候選人,但她顯然完全沒有放下心中對婆婆的定見。溫蒂只是慘勝了一場,因為她們倆人的政治信念依舊存在明顯的差異。「我以為那次說服她,感覺會好很多,但卻沒有,」她承認,「不管她做什麼,我都覺得還不夠。」
 
溫蒂唯一能接受的解決辦法就是在政治上同心同德。「這是世界觀的問題,」她說。「川普在破壞我最重視的那些價值。我想給她一個機會,讓我們建立更深的關係。」但對溫蒂而言,建立更深的關係意味著,對方要默默接受她的政治思想大改造。而且她真心認為自己能做得到。她堅定地說:「身邊親近的人都覺得我瘋了,但我不覺得毫無希望;如果每個美國居民都努力去溝通,與投給川普的人取得共識,就可以往前踏出一大步了。」我個人很懷疑,這樣的雄心壯志可不可能成真,每個川普支持者若也都有同樣的企圖,不就會引發聖戰,拿政治理念相互對抗。最後每個人都在原地踏步,精神備受打擊,甚至更加生氣、失望。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