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平等(聯經Wings:Monograph 5)

平等(聯經Wings:Monograph 5)

  • 作者:周家瑜
  • 出版日期:2019/12/20
內容連載 頁數 1/5
一個沒看見玻璃窗片的人本身並不知道他忽略了什麼。
 
──艾莉絲.楊
 
‧傳統的性別差異與社會角色變遷
 
性別的不平等,可以從貧窮的「女性化」現象說起。根據二○○九年主計處的統計資料,我國由小學至大專院校女性在學率為九十六.四%,略高於男性的九十四.二%,然而申請就學貸款的女學生明顯多於男學生;在人力資源方面,女性的勞動率快速成長二○○九年已達到四十九.五%(未婚),但是一旦進入婚姻,男性的勞動率快速往上升,女性則轉折下降;除此之外,民國一○○年女性聲請拋棄繼承遺產的比例為六十三.三%,遠遠高於男性的三十六.七%,申報遺產稅的繼承人中,女性繼承人僅占三十四.一%,男性占六十五.九%,幾乎是女性的兩倍,這些數據顯示的是:有遺產者以男性居多。更重要的是,這些數字告訴我們:兩性之間仍然存在著某種不平等。問題在於,不平等的根源存在於何處?
 
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二○一六年的報告顯示:自我國二○○七年加入「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以後,政府已經在追求性別平等的目標上,做出了顯著的努力,不僅修正了《家庭暴力防治法》,擴大了受保護對象的範圍,也強化女性生產方面的國家救濟管道;此外我國《民法》中對性別平等的重視與改善也顯而易見─傳統民法中男尊女卑思想已修正許多,往昔規定「妻從夫居」、「妻冠夫姓」以及婚後財產均歸夫所有,離婚時對女性權益保障也多欠缺,例如子女監護權歸夫、父母行使親權時以夫優先等等─當前的法律則以性別平等為目標,大幅修改《民法 親屬編》的規定─妻不再從夫居,居所由夫妻雙方約定,如約定不成則由法院裁定;離婚時,子女監護權不再歸夫,而是以子女利益為依歸等─然而性別平等這個「普世價值」是否已經徹底落實?判斷性別平等實踐的程度涉及許多問題,首先,性別平等指涉的究竟是兩性享有「相同待遇」,或是「差別(優惠)待遇」?優惠某一性別的同時,是否會有「逆向歧視」的可能?最核心的問題也許在於:男女兩性之間究竟是「同」或「異」?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