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試讀偵探
內容連載 頁數 3/4

楊子江  
 
在六龜育幼院的確就是一個家,因為我媽媽是原住民,所以我小時候在泰安鄉讀過小學,對部落生活的印象很深刻,整個部落就是一個家,一戶一戶的房子可能不是很集中,即使翻過一座山,也還是同一個部落,誰家的小孩經過家門都可以關心,部落就是個很大的家。在育幼院裡,也編制有不同的家,各家不同的生輔老師,但是只要是師長都有輔導孩子的義務,可以輔導也可以鼓勵,有時候自己的家長無法處理的問題,很可能只是接送上下學的司機或是廚房的廚師,一兩句鼓勵的話就能點醒孩子,不一定非得是家長父母。每個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都應該要為孩子找出「重要他人」,這也就是大家庭的特質。不管是六個人的家,還是六十個人的家,或是一百二十個人的家,這些特質都是不變的,不以人數或空間大小來規範家的尺度。

邱文傑
 
我第一次進到六龜,從硬體來看就知道是不同時代的構築,有什麼材料就用什麼蓋,一開始對我來說材料有點多,看起來很紛亂,後來熟悉以後,越來越習慣這樣的紛亂,尤其覺得原先的男女宿舍的構築真是厲害,是很有機的生成,雖然空間小而且亂,但是什麼都有。我認為,現在的使用者才是最關鍵的,像是老師們的意見必須得納進來,設計固然會調整修改,但整體架構還是得抓住,屬於精神性的東西要守住,每一次溝通與意見回饋,對我來說是這樣的辯證跟挑戰,都是學習。

楊子江
 
我很欽佩有才華的人,剛開始的設計會議,我們都會到臺北的事務所去看圖,那時候還有阮慶岳老師、范雲教授、育幼院的寇牧師、基金會的美林,那時候覺得建築師很不容易,這個案子還找社會學系的學者來參與討論,我才發現原來建築得跟社會學結合才行。後來,越深入越覺得還是要問第一線住在這裡的人的需求,所以後續的會議,就開始移到育幼院裡討論,持續探討各層面的問題。

李濤
 
我與楊牧師有個共同特點——很縱容有才氣的人,像他的父親楊老牧師也是會縱容他們的孩子,所以這十年來,我相信建築師,我從來沒有打過任何電話給建築師問進度,也沒問過他為什麼拖這麼久,我們就是「信任」他,相信他會為孩子蓋出最理想的房子。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