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時間感
 
花藝是一種跟時間競賽的工作,保存期限短是先天上的限制,雖然做的是講求速度的工作,但我心裡卻是過著很慢的時間。
 
有一年,我為一間酒店進行花藝設計,為了設計的內容,我一如往常在街道上漫步找靈感,在小巷裡跟老伯閒聊起來。「現在蓋房子的技術好,新房子『嘩』一聲就蓋好了!一轉眼,原本的老屋子就不見囉!像你現在看的這幢大樓,幾年以前還是三合院,旁邊是一片桃花林,一到春天就會開很多桃花⋯⋯」老人用濃厚的鄉音指著眼前的灰色大樓,對我這樣說。
 
原來這裡以前有桃花林啊?我望著上班族忙碌地進進出出的辦公大樓,怎麼樣也沒辦法想像出它原本的模樣。
 
雖然追求發展與進步是人類的天性,但我更珍惜關於舊時光的美好記憶。怎麼樣把已經失去的生活感覺與記憶帶回現代的空間裡呢?與老伯聊完後,我決定以桃花作為設計主題,在酒店裡重現人們對城市以往的印象。
 
「這就是這地方該有的樣子。」許多看過作品的當地人,就算不知設計緣由,也都不約而同的這麼說。
 
日本人擅長的Wabi Sabi就是讓觀賞者感受到時間的存在,這項元素就像做菜裡的調味,有些作品要多一點味道重一點,有些則淡一點少一點。很多人問我,在我設計的飯店花藝中,阿曼跟富春山居都是走東方極簡的路線,我幫這兩家飯店製做的花藝有何不同?
 
其實,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在建築的形體上,富春山居的留白比較多,灰瓦白牆的性格很強烈,阿曼法雲是老建築木頭牆,有強烈的歷史感,拿畫畫的紙張來比喻,前者若是白色的宣紙,後者就是斑駁的牛皮紙。
 
例如說,我會在阿曼把大紅果子放置到地上,搭配枯枝枯葉來呈現果熟落地季節感。不需呈現太多細節,因為背景太複雜,細節會被忽略,更純粹更簡單的設計,反而更容易被看見。相反的,在富春山居我會用強烈的視覺印象搭配一些細節巧思,觀者先是目光被花藝作品吸引,細看之下還有更多驚喜。
 
幫餐廳RAW製做花藝時,我想用花藝做出季節感,讓用餐的客人感受到四季的變化,呼應每季不同的時令菜單,當時是秋天,我想到了山桐子的果實,它會在秋冬落葉後開始次第變紅,待碩果累累,便成了山林間鳥類最愛吃的食物,與不同顏色的芒草搭配,對於時間的感受便油然而生。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