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28連續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第一章 勇於跳脫思維的窠臼(節錄)
 
我們都知道憂鬱症,它影響地球上每個家庭,但我們對它的了解卻意料之外地少。
 
關於這一點,我在接受精神科醫師訓練的頭幾年,有一天恍然大悟,而且還是在極度尷尬的情況下。當時,我在倫敦莫斯里醫院(Maudsley Hospital)的門診,為一名男子看診。我照著教科書教我的方法詢問對方,他說他的心情低落,生活中找不到一絲樂趣;每天凌晨時分醒來,就再也無法入眠;他沒什麼胃口,體重掉了一點;他對過去懷抱著罪惡感,對未來悲觀。我告訴他:「我認為你有憂鬱症。」「我知道啊。」他很有耐心地告訴我。「所以我才要我的家庭醫師把我轉介到這裡。我想知道的是,我為什麼會有憂鬱症,你能幫我嗎?」
 
我試著解釋「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亦稱 SSRI)之類的抗憂鬱藥物以及它們的功效。我喋喋不休著血清素,搬出理論解釋:要是缺乏它,就會引發憂鬱症。資深的精神科醫師在這種場合裡,都是泰然自若地用失衡這個詞。「你的症狀可能是因為大腦裡的血清素失衡,SSRI 可以讓它恢復平衡。」我揮舞著雙手,用手勢來表示失衡怎麼重新平衡,他擺盪的心情又會如何回復平靜。但他問我:「你怎麼知道?」於是我又重複了一遍教科書裡關於憂鬱症的血清素理論,結果他打斷我:「不,我的意思是你怎麼知道我有這種問題?你怎麼知道我大腦的血清素失衡?」事實上,我的確不知道。
 
那大概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直到目前,關於憂鬱症的源頭與治療,以及其他許多問題,我們仍然沒有辦法給出前後一致的答案。憂鬱症只是心理作用嗎?那為什麼在治療上常常針對神經細胞投藥?全部問題都在腦部嗎?面對患有憂鬱症的親友,我們可能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是自己有憂鬱症,我們或許羞於啟齒。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