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製造CPTSD 家庭中的4F (戰[fight]、逃[flight]、僵[freeze]、討好[fawn]反應)
 
逃,強迫型的凱蘿
 
凱蘿是家裡的代罪羔羊。自戀型和邊緣型人格的父母通常會拿至少一個孩子做為家裡的代罪羔羊。
 
施暴者透過攻擊較弱的一方,把自己的痛苦、壓力、挫折歸因於外,往外卸除,而這個受害的弱者就是「代罪羔羊」。
 
利用代罪羔羊,施暴者通常可以得到短暫的紓解,可是這無法有效地代謝或解除痛苦,於是當他內在的不舒服再度發生時,他又會找代罪羔羊來發洩。
 
威爾漢‧萊克(Wilhelm Reich)在他傑出的書《法西斯主義心理學》當中,說明了找代罪羔羊是一個連續性光譜,從施暴父母迫害特定的孩子,到納粹恐怖地拿猶太人當代罪羔羊,都是例子。在功能特別差的家庭,像是凱蘿的家,找代罪羔羊的父母通常會把其他家人組織起來,一起來對付這個代罪羔羊。
 
凱蘿透過看家庭影片而更了解自己的童年。她的父母是那麼地自戀又無感,他們無恥地多次錄下凱蘿被他們言語虐待和情緒虐待的事件。那些紀錄通常是在他們拍攝偏寵的那個孩子時,也就是凱蘿的哥哥,順便錄到背景的虐待事件。
 
重度自戀的父母絕少為自己的攻擊行為感到丟臉,他們覺得因為孩子不順他們的意而處罰孩子是理所當然的,無論他人看來有多麼不合理。
 
凱蘿的父母在她還不滿一歲時,就因為她弄髒了尿布而鄙視地責難她。到了她三歲時,她已經常常因為說話和玩著、探索著家裡而產生噪音,被頻繁處罰,導致她時常處在恐懼的狀態中,並產生了像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症狀。
 
凱蘿家的大後院是她的避風港,她可以在那裡盡興地玩耍—攀爬、奔跑、跳躍;用玩具、樹葉、樹枝、石頭建造村落,再洗劫它。她會從早餐時間忙到晚餐時間,當中常忘了進屋吃午餐;後來回想,她認為這讓她母親的日子更好過,因為她母親從不會喚她進屋去吃飯。
 
那時期的一段家庭影片,是使凱蘿無法再否認家庭虐待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影片中,她玩著一種遊戲:她搖搖晃晃地在客廳走著,觸摸各種小東西,並反覆地用力打自己的手,說自己是壞女孩。有很多段錄影是她的父母與手足在背景中大聲地、開心地嘲弄她。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