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一億元的分手費

一億元的分手費

內容連載 頁數 1/7
1
 
進入十二月的第一個星期天,久違地和夏代去了灣岸兜風。
 
在博多灣東側一間小型飯店裡的餐廳提早吃了晚餐,回到家時已經開始有點覺得全身發燙。
 
為了小心起見刻意不洗澡,一過十點就上床,半夜兩點起來小便時,不但發燒的感覺依然不變,連喉嚨都有點刺痛。試著量了體溫,三十六點七度,比正常體溫高了一點。
 
難道真的感冒了嗎?擔心地重新躺回床上。
 
隔天早上,不到七點就醒了。
 
因為星期一訂便當的人數總是最多,夏代早就出門去工廠了。一如往常自己起床,折好棉被,直接穿著睡衣走進盥洗室。雙手才剛碰到水龍頭裡嘩啦宣洩的水,全身便瞬間起了一股惡寒。
 
差不多一星期前,從電視上看到今年已出現流感,提醒本縣民眾注意的新聞,比往年還早了一個月。
 
第一個閃過腦中的擔憂是:會不會傳染給夏代?
 
雖說她工作時一定戴上口罩,全身都包在白色工作服下,就算被自己傳染,也幾乎不用怕病毒會摻入便當,即使如此,還是難免擔心。
 
打從看到那則電視新聞之後,內心就有一股說不出的焦慮。
 
這是因為,去年正是在看到流感新聞之後不久,自己就得了流感。連續發了三天的四十度高燒,加上已經好幾年沒得過流感,很久沒病得那麼難受了。
 
記得上次,也是就寢前先感到喉嚨刺痛,隔天早上起床洗手時受惡寒襲擊。剛開始還不當一回事,沒想到不出兩天就發起了高燒。
 
放棄盥洗,匆匆返回寢室,取下吊在衣帽架上的刷毛絨外套穿上,再拉開衣櫃最下層的抽屜。家用市售藥品和之前醫院處方吃剩的藥,都收在這層抽屜裡。拿出想找的那盒藥,走向客廳。
 
客廳約莫七坪多大,兼做餐廳使用。
 
廚房呈半開放式,四人座餐桌靠著廚房櫃台較短的那側擺放。
 
孩子們還在家時,餐桌放在客廳正中間,家裡只剩夫妻倆之後,才搬到靠廚房那邊放。
 
送長男耕平到博多車站搭車前往鹿兒島那天晚上,和夏代一起搬動了餐桌。回想起來,像這樣家中只有自己和夏代,夫妻倆聯手合力改變家具的位置,已經是睽違幾十年的事。
 
「感覺好像回到新婚時代喔。」
 
還記得夏代不知為何以有點興奮的語氣這麼說。
 
那是去年三月的事了。
 
拆開小盒子,取出裡面的藥。
 
治療流行性感冒的「克流感」。十顆膠囊裝成一排。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