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女力繪本
內容連載 頁數 4/6

蕭伯納七十多歲時,在被問及真正聽從自己內心的想法之前,生活是什麼樣子,他寫下前面這段話。大部分接受我心理輔導或指導的職場人士都沒有像蕭伯納那樣「擺脫現狀」。對於二十多歲的這個年齡來說,來自金手銬的束縛壓力,遠比身上承載的家庭責任和期望要小得多。大部分情況下,受困於精疲力竭症的職場人士早就意識到他們厭惡自己從事的工作,除非有什麼大變動來促使他們放手,否則他們很難得到解脫。
 
但確實也有很多人—正如正在閱讀本書的你—經歷過和精疲力竭症類似的症狀,但他們不需要求助於專業的心理醫生,他們可以對生活進行自我調節。
 
有一名女士,我暫且叫她瑪莎—因為她和瑪莎.史都華(Martha Stuart)一樣,都非常謹慎而且有與生俱來的組織才能。她似乎厭倦自己這份經驗豐富的工作,身為財務執行副總裁,她已經在華盛頓附近、《財星》排名前一千大金融公司工作數年。在我設想中,企業的管理團隊在接手一個新商業計畫時,應該是準備充分的,但當我遇到瑪莎時,她對新任務的準備狀態不足卻讓我大吃一驚。第一次見面後,我為她安排了後續的治療計畫,並坦言我的擔憂:「我的感覺是,妳認為收購目標企業對貴公司並不是一個合理的規劃,」我說,「事實上,在我們交談時,妳看起來沒有為企業的發展機會感到興奮,反而為可能面臨的困難憂心忡忡,這讓我很驚訝。」
 
瑪莎的回應倒是很坦率:「你說得沒錯,但是這和我的工作應該沒有關係。剛得到這個職位時,我有夢想成真的喜悅,但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殆盡。我已經四十一歲,女兒們都已經上高中,但我卻有些嫉妒她們:她們的未來有無限的機會。當我在她們那個年齡時,我在畢業紀念冊上寫的心願是成為『未來的諾貝爾獎得獎者』和『慈善家』。現在即使不算股票,我的薪水遠超過諾貝爾獎獎金的兩倍,但這並沒有讓我感到滿足。我為什麼不能做一些事讓自己看起來更像一個人生贏家,而非平庸的職場人士呢?」
 
此後,瑪莎和我有過幾次簡短的談話,或許可以這麼說,我是她決定改變的催化劑。那一年多裡,我發現瑪莎一直在尋找加入華盛頓的一些經濟研究機構(她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我告訴她,大多數專業人士擺脫不了惰性是很平常的。在我的催促下,她辭去了工作。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