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景物、想像、文字描述的三重極限
 
我們今天要閱讀漢賦,會遇到一個根本困難,就是文章中出現了許多不認識的字。看看〈上林賦〉中的這一段:
 
左蒼梧,右西極。丹水更其南,紫淵徑其北。終始灞滻,出入涇渭。酆鎬潦潏,紆餘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東西南北,馳騖往來。出乎椒丘之闕,行乎洲淤之浦。經乎桂林之中,過乎泱漭之壄。汩乎混流,順阿而下,赴隘陿之口。觸穹石,激堆埼,沸乎暴怒,洶涌彭湃。滭弗宓汩,偪側泌瀄。橫流逆折,轉騰潎洌。滂濞沆溉,穹隆雲橈,宛潬膠盭。踰波趨浥,蒞蒞下瀨。批巖衝擁,奔揚滯沛。臨坻注壑,瀺灂霣墜。沉沉隱隱,砰磅訇磕。潏潏淈淈,湁潗鼎沸。
 
不妨試著將不認識的字圈畫出來,兩百多字的文章中,應該被圈得密密麻麻,至少有二、三十個不認識的字吧?
 
不用怪自己中文程度太差,也不要怪這文章太古遠。那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單純時代久遠所造成的。文章裡出現大量奇字僻字,是漢賦作者故意而為的。即使和他們同時代的讀者,遇到這樣的文字,同樣無法一眼就看透、看懂每個字。
 
司馬相如是知名的漢賦作者,他另外著有《凡將篇》,那是一本字書。揚雄是知名的漢賦作者,他另外著有《方言》、《訓纂》兩本字書。班固也是知名的漢賦作者,而他也有一本《續訓》,是揚雄《訓纂》的續篇,那當然也是一本字書。
 
這些寫賦的人同時身兼編字書的角色,絕非偶然。他們是那個時代的文字專家,專門蒐集文字,有時甚至還創造發明文字,他們當然就將自己能掌握的龐大字彙運用在漢賦作品裡。再退一步問,他們為什麼會對蒐集、創造文字,對編字書有那麼大的興趣與熱情?因為他們自覺活在一個充斥著稀奇古怪新鮮事物的環境裡,需要有比一般通行的更多、更豐富的字詞,才有可能趨近並描繪這些事物。另一方面,他們也受到擴張的時代氣氛的深刻感染,自然會想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裡進行類似的擴張發展,把語言文字的範圍予以大幅拓增。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