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序幕
 

 
來自異國的相士在七条朱雀的鴻臚館[1]與那孩子會了面。
 
高麗相士第一次見到那孩子時,心裡暗忖:
 
——是女子!?
 
這也理所當然。
 
那孩子身穿長下襬的白平絹單袴,看上去確實像個女童。但是,比起服裝,那孩子的白皙膚色更令他看起來像個女童。而且,他的白,並非普通的白。是那種透明得似乎可以看得見肌膚內血色的白。
 
那孩子四周飄蕩著類似肌膚內的鮮血芳香。
 
長相很美。
 
相士於事前已聽說那孩子行年七歲。
 
又聽說,那孩子是右大弁[2]的兒子。
 
對方託相士給那孩子看相,相士一口答應。
 
「無論風水或宿曜,大體上我都有心得,我去看看吧。」
 
相士於兩天前如此說。
 
因此,今天那孩子被帶到鴻臚館,此刻正坐在相士面前。
 
孩子睜著細長清秀的雙眸,面無懼色地望著相士。
 
相士感覺,好像不是自己在為孩子看相,而是孩子在為自己看相。那孩子的雙眸,不但看得見現世的東西,連非現世之物也似乎見慣不驚。
 
那孩子的嘴脣微微泛紅,嘴角浮出含著蜜汁般的笑容,顯得很老成。
 
「開始吧……」
 
相士聚精會神地望著那孩子。
 
「唔,唔……」
 
相士哼哼道。
 
相士的額頭和脖子不停冒出粒粒汗珠,汗珠逐漸膨漲,順著肌膚流下。臉色也逐漸發青,甚至渾身顫顫哆嗦起來。
 
「這、這……」
 
相士上身情不自禁往後仰,隻手拄著地板。
 
「您怎麼了?」
 
坐在孩子一旁的右大弁問道。
 
「沒、沒什麼……」
 
相士抬起拄在地板的手,抹去額頭的汗珠。
 
「麻煩您先帶這孩子到別的房間……」
 
聽相士如此說,右大弁帶著那孩子離去,不一會兒,單獨一人回來。
 
「到底怎麼回事?」右大弁問。
 
「我好像看到那孩子的背後有什麼東西。」
 
相士的聲音稍微平靜下來,答道。
 
「看到什麼?」
 
「人……不,不是,是個老爺子。是個長著白鬍鬚的老爺子……」
 
「老爺子!?」
 
「不,是我看錯了。我以為有什麼東西附在他身上,是我看錯了……」
 
相士不停擦汗。
 
「不過,那孩子確實不是個普通孩子。至今為止,我為很多人看過相,但那樣的孩子,我倒是第一次看到……」
 
「什麼意思?」
 
「聽說那孩子是令郎,但是,那孩子的面相,是帝王之相。」
 
「帝王之相?」
 
「是將來會成為一國之尊,理應登上帝王之位的面相,不過,若真如此,到時國家可能會大亂,憂事迭起。」
 
「哎呀……」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