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在舊城區做貓耳朵麵
 
媽媽奶奶們坐在家門前,百無聊賴那樣,面前擺著一簍簍做好的貓耳朵麵,觀光客來了,拍照,走了。義大利普利亞大區Bari的舊城區充斥著各地來的觀光客,美國人日本人中國人英國人,當地人仍像遊樂園的貓般鎮定自如,身著汗衫的中年男子在當地酒館的戶外塑膠紅椅上喝酒喧嘩,八歲大的孩子們穿著打勾勾球鞋在廣場踢球,互相咒罵的早熟語氣竟讓我有點畏縮。「這些是生長在街頭的孩子,他們天不怕地不怕。」老義說。我們幾乎有點欣羨說著英文的觀光客,他們這麼新這麼無畏,在巷弄裡聽著當地人們對話,一度使我們有點退縮。
 
義大利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透早又下起大雨,巷子裡的做麵人家連桌子都不擺,乾脆休息吧那樣無可奈何地從屋內往外看。我一連造訪了三次,跟特別有眼緣的奶奶約好,要來看她做麵,天公不作美,我依約出現門口,差點沒吟誦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高頭馬大的媽媽心一橫桌一擺,呼喚我入家門,「哎呀,本來想偷懶的,今天就為了妳做麵吧!」
 
兒子丈夫在旁切菜做雜活,奶奶與媽媽兩個女人顯然是家中重心,大嗓門媽媽一邊呼喊我坐下,一邊扯嗓罵兒子。用義大利文時是向我抱怨兒子它媽的真無用,大部分時間則用方言訴著不可外揚的家醜。火上水開了,一對一貓耳朵(orecchiette、strascinate)私家課開課:第一課、溫水與杜蘭小麥粉(grano duro)和成團,不加鹽,以防麵體裂開。
 
過去在學校與餐廳裡不是沒做過貓耳朵麵,隨著意外得來的課程展開,我不得不想,這次的老師,恐怕是老師中的老師。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