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0/1-10/4中秋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1

「有一晚,」他說,「我正在看電視——好像是部電影什麼的—―突然節目中斷,出現一則特別報導。

「碰到電視臺幹這種事兒,總不免讓人緊張,以為哪兒戰爭爆發或發生地震―—總之沒好事。

「因此我緊盯著螢幕,播報員出現,在他腦袋後面赫然是張我的照片。特別報導是有關我的事。

「我不曉得這報導是什麼意思―—他們究竟是在談我父親,還是說我即將退出籃壇、改打棒球或重返籃壇——我不太明白這特別報導在說什麼。大概是有關我人生的事兒。

「我只記得自已看著播報員在說話,聽他說已得知我即將做這做那什麼的。他說,記者所得到的消息仍未經證實,說記者們正設法跟我聯絡,以便查證真相。他說,我會怎麼處理我的生活,只有我自已知道。

「記得當時我坐在那兒看著他,心裡忖道︰『你真這麼認為?你以為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自個兒待在房裡,身旁沒有別人,電視螢幕上那位播報員一逕地說,所有答案都在我身上的當兒,我心中暗道︰『你有所不知。你有所不知,否則你絕對不會這麼說。』」

2

「你真的知道該怎麼走?」喬丹問道。

「我當然知道。」我說。

這是在前後都不搭軋的微妙時期內發生的事兒。這時喬丹已拋下芝加哥公牛隊和三度世界冠軍的榮銜,退出籃壇。至於以後的事諸如決定當個棒球隊員,後來又決定不打棒球,接著決定重回「美國籃球協會」(NBA)聯賽,乃至接下來的種種奇突行徑——都還沒有發生。

「直走這條高速公路就對啦」我說。

「我知道我們走錯了。」他說。

他坐在駕駛座。他到芝加哥一家偏處一隅的南區工廠辦完了事,好心要載我一程去上班。這時我們走在北爾美高速公路上,而他確信我們走錯了方向。

「瞧,」他說。「已經是第一百一十一街了。」

出口一閃而過。

「第一百一十五街。」他說。

街路號碼應該是愈來愈小才對不應該愈來愈大。

「我確信我們沒走錯。」我說。

「已經是第一百三十街了。」他說著突然把車子開向出口坡道,離開了高速公路。

「我早該依我的直覺而行才是。」他邊說邊把車子開向僻靜的住宅區。

「邁可我們愛你」行人道旁有個婦人叫道。

「我想入口叉路就在附近了。」他說。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