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車站〉
 
敬太郎有個朋友名叫須永。須永雖是軍人子弟卻最討厭軍人,雖然念的是法律,但他不想當公務員也不想當上班族,是個奉行退縮主義的男人。至少在敬太郎看來是如此。不過須永的父親據說早已過世,如今母子倆相依為命,過著似寂寞又似優雅清靜的生活。他父親以前身為主計官職位相當高,而且本就精通生財之道,因此迄今母子倆仍能衣食無憂,家境相當優渥。他的消極退縮似乎也有一半是因為習慣了這種安逸的環境,失去奮鬥的刺激所致。不過,或許是因為父親生前是高官,他不僅有良好的家境,實際上也有親戚照顧,還主動表示可以替他安排工作從此平步青雲,可他卻找了一堆任性的藉口拒絕,看他到現在還無所事事也知道。
 
「你這樣挑三揀四太浪費了。不喜歡工作不如讓給我。」敬太郎也曾半開玩笑地要求。須永聽了總是露出看似惆悵又憐憫的微笑拒絕,「可你就是不行,我也沒辦法。」被拒絕的敬太郎雖說是開玩笑,當然也不是滋味。也曾大發豪情決定靠自己找到工作給對方看。但他本身個性就沒那麼執著,自然不可能為了這點小事永遠保持對須永的反感。再加上工作還沒找到,沒有安心的背景撐腰,讓他從早到晚只能乾坐在小房間苦不堪言。就算沒事做也必定有半天出門走走。並且經常去須永家。一方面或許也是因為不管他幾時去,須永大抵都在家,這也讓登門造訪的敬太郎更起勁了。
 
「糊口當然是得糊口,不過在糊口之前,我想見識一些值得驚嘆的事件,可我就算搭乘電車走遍各處也毫無斬獲。甚至沒遇上扒手。」才見他這麼抱怨,他卻又憤懣地嘆息:「我告訴你,如果你把教育當成一種權利,那完全是束縛。就算學校畢業又怎樣,連飯都沒得吃還談何權利。可是若因此以為職位不重要所以肆意妄為也沒關係,它偏偏還是有關係。教育真是討厭地束縛人啊。」須永對於敬太郎的任何不滿似乎都沒有太多同情。首先,從敬太郎的態度就無法分辨他到底是認真的或者只是閒著乾焦急。某次須永見敬太郎老是這樣夸夸空談,忍不住問:「那你到底想做甚麼事?我是說如果撇開衣食溫飽的問題。」敬太郎回答他想像警視廳的探員那樣。
 
「那你去做不就好了,這不是很簡單。」
 
「可惜偏偏不行。」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