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0/1-10/4中秋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01.
 
從打包到溜走,只花了我六十分鐘;從一段人生逃至另一段,大概需要五個小時;但是,為了做出這個決定,幾乎窮盡了我一輩子。
 
一路南下,天氣的變化只有熱、很熱和更熱。我的安全帽由豔陽直接加溫,像是一只悶燒鍋,讓我頭皮發癢、頭頂冒汗、大腦也在焦慮和不確定感中蒸騰,還隱隱散發油臭味。
 
更別提我的頸部和雙肩早已僵硬得像是忘了上油的機器,維持一模一樣的姿勢久了,幾乎在風吹中漸漸幻形為石雕,臀部則早已因麻木而失去知覺,忘了什麼叫疼痛。
 
頂著大太陽從桃園鄉間一路騎車來到南投市區,指針剛過中午,距離我的目的地,估計還得再三十分鐘。等待紅燈變綠的時刻,我讓白色野狼一二五停在待轉區,棲身路樹的陰影裡。
 
半天的時光,兩百公里的旅程,這是一趟苦行,卻也是不得不為之的決定。畢竟,若是和我即將面臨的挑戰相比,痠痛和惡臭都是小問題。
 
我需要我的野狼,騎車雖不是第一順位的選項,卻是連人帶車以及行李一同運至定點,最直截了當的方法。也是最迂迴的辦法。
 
誰讓我像逃難一樣,匆匆拎了行囊就跑,出發前明明有充裕的時日打包,我卻選擇在倉促的清晨,草率地完成了這項任務。我不知道我在躲避什麼?是母親彷如遭受背叛的態度?
 
還是我自己任性有餘卻欠缺成熟思慮的內心?
 
我的行李相當輕便,只有幾件簡單衣物和私人用品,其中最有份量的,是一個實木雕刻的小人偶,出自父親之手。木雕被壓在背包底部,猶如沉甸甸的船錨,讓我的意志不再飄搖。
 
為什麼偏偏帶這個木雕呢?出門在外,又不能當做乾糧充飢,也不是保暖的被褥,更談不上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藝術品。可父親的遺物只剩下這個了,我就是難以割捨?。
 
獲得這件禮物的時候我只有七歲,小學一年級新生,對芭比娃娃的渴望也許還更多一些。父親送了木雕給我,我順手擱在書桌上,一放就放了十幾年。從小女孩到青少女,跨越成年禮搖身一變為女人,媽媽買的娃娃早不曉得丟到哪兒去,木雕小人卻一直守在桌邊,日間伴我讀書,夜裡替我捕夢。
 
現在,則陪著我前往林務局位於南投的水里工作站報到,準備接下「森林護管員」一職。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