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9
第四章 科技的偏見與製造科技者的偏見是一樣的(節錄)
 
汽車炸彈、種族歧視演算法,以及那些踩在底線上的設計
 
哈佛大學教授拉坦雅.斯葳尼曾經將自己的名字輸入Google,搜尋過去寫的一篇論文。她驚訝地看見蹦出來的廣告,上頭標題寫著「拉坦雅.斯葳尼──被捕了?」斯葳尼本人沒有犯罪紀錄,她點擊連結導向至該公司網頁,那是間兜售人們公共紀錄的公司;斯葳尼付了點錢來取得資料,資料上確認她沒有犯罪紀錄。斯葳尼的同事亞當.坦納爾進行類似的搜尋動作,該公司的公共紀錄廣告也冒出來,可是卻不像前者一樣有如此煽動的標題。坦納爾是個白人,而斯葳尼是非裔美國人。
 
斯葳尼於是決定研究這些廣告的置入情況,看看是否有模式可循。她沒有料到會得到確定的結果,其研究清楚呈現了:「暗示逮捕情事的廣告傾向與黑人姓名相關;然而輸入白人姓名時,則出現中性的廣告、或根本沒有廣告,無論該公司是否握有與該白人姓名相關的逮捕紀錄。」
 
易言之,與「逮捕」一詞相關廣告出現的頻率,黑人名字的比例高於白人,而真實的犯罪紀錄並不是一個決定性的變數。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欲解釋此事,就需要解析線上廣告產業。每當你點擊網頁時,不同公司的即時廣告便競相爭取你的注意力。我們已經知道,監視型資本主義用各種方式來斷定你對行銷者有多少價值;對於我們的習慣,這些公司甚至比我們自己更清楚,它們擁有人們抽象身分的詳情──我們自我意識的歷史,由消費來定義、以消費為目的──而且它們會藉此在最適當的時刻寄送行銷資訊給我們。若對此不加處置,其結果便是讓新科技再生產真實世界型態的壓迫行為。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