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好想吃滷肉飯、做腳底按摩!我得了「台灣缺乏症」
 
三個月來(註:本文寫於5月中旬。),我無法去台灣,哈日族也不能來日本,雖然被疫情阻隔,日本人卻比從前更認識台灣,我不斷思考,為什麼日本防疫遠輸台灣?
 
老實說,跟那些因為這次的緊急事態宣言而失業、減薪、無法上學的人比起來,我的狀況還算可以。寫作本來就是在家或職場上獨力為之的工作,一個星期都沒有與人見面也不稀奇。工作量沒什麼太大的影響,因此我也沒打算大吐苦水。
 
只是,無法去台灣真的很痛苦。自從我二〇一六年離開《朝日新聞》的工作,就每個月或每兩個月到台灣一次。但今年一月起,我就沒到過台灣,至今已經三個月了,我逐漸陷入了「台灣缺乏症」。我想吃滷肉飯、想吃排骨飯、想去腳底按摩、想去洗頭,也想見我的台灣朋友。在日本家中等待回復正常的我,時常湧現這些渴望。
 
同樣的,有不少台灣人也陷入了「日本缺乏症」吧?人口近兩千四百萬的台灣,去年就有五百萬人到訪日本。台灣人很喜歡日本,而世界第一的哈日國也是台灣。一年四季,春天賞櫻,夏天避暑,秋天賞楓,冬天看雪,為了不同趣味而走訪日本的人不少。
 
祕境溫泉、美食居酒屋、絕佳的民宿等,台灣人比日本人還清楚。
 
對於這樣的台灣人來說,這三個月的「日本斷捨離」,想必很辛苦。
 
即便如此,這三個月來,台灣在新冠肺炎防疫上的努力,讓日本人刮目相看、跌破眼鏡,感到吃驚,日本電視新聞也不斷報導台灣的事。而台灣的政治人物裡,不只總統蔡英文,唐鳳、阿中部長、大仁哥都在日本成了名人。
 
其中,我忍不住思考「台灣是什麼時候超越日本的呢?」流行病防疫對策,台灣的處理經驗遠超過日本。在日本,很多人指出:「因為台灣有SARS的經驗。」這只說對了一半。台灣確實以SARS的痛苦經驗為起點,修改了傳染病防治法,也增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等,打造出防止新興傳染病入侵的法治與系統架構,這和今日的成功有關。
 
但是,當時的教訓,不是只有台灣經歷到,其他國家也在SARS時期遭受打擊。二〇〇三年,我在新加坡生活,當時社會也非常混亂與恐怖。但新加坡這次的防疫策略,還是有許多人遭受感染而陷入痛苦;中國則再次隱匿資訊,拒絕WHO調查團介入。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